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前言

  无脑甜短,多章,已完结
  我挺喜欢Lofter的字体和排版,大概就是发上来自娱自乐|ω・)

皇帝手册
 前言:不要试图和你的臣下讲道理
  “有事启奏,无事退……”
  很奇怪,这竟然是皇帝自己在上朝的时候说的。
  也很奇怪,以勤政爱民著称的中洲之主云氏皇帝今日才刚刚上朝便急不可耐地说出了这句话。
  不过更奇怪的是,每一次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都一定会被打断。
  “禀圣上,臣有本奏。”
  皇帝看着王池忍不住心口一阵绞痛,使劲闭着眼睛抽口凉气,才勉强做声道:“爱卿今日……”
  王池举金玉笏朗声说道:“陛下,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今宫中无妃,后位空悬,皇上即便不为江山社稷考虑,不为国之根本考虑,也应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一二。”
  出现了!
  王子渊式上谏法!
  第一步,随便从皇帝身上挑一个不痛不痒不专业的问题;第二步,假装以皇帝的感受为本,实则暗讽他不忠不孝不圣明!
  然后他王子渊得了好处走了,可怜的皇帝被口诛笔伐好几天!
  皇帝暗暗挺直腰背,清了清嗓才敢接话,“朕心系国家,亦不敢忘国本,只是这边界未定,将士们还在吃苦,朕如何敢纳妃啊。”
  这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抑扬顿挫,渐渐止住了殿内大臣们相互附和的苗头,连老太傅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鼓掌——自己这个傻徒弟在朝堂上吃了王池两年亏,总算有了点接球的手艺。
  见王池托了托银框眼镜不发一言,皇帝忍不住心中飘飘然起来,补刀道:“子渊,你可是愿让朕背上昏庸误国的骂名?”
  老太傅一听这话太过便小声叫了声不好,果不其然那王池冷笑着翻了个白眼,说道:“自陛下还是小太子时边境就未曾安稳过,我中洲、瀛洲与北藏三足鼎立之势已足足持续了二百年,若每一任帝君皆等到边境安稳之后再娶妻生子,只怕今日就没了皇上您;若天下人皆待一统太平再娶妻生子,只怕今日天下再无你我了。圣上若是真关心将士,就应该早做打算,才不致误国。”
  打碎了!
  直接把皇帝那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打碎了!渣都没有了!
  老太傅与兵部侍郎相互看了一眼,兵部侍郎又和京兆尹相互看了一眼,三个老头脸上都露出了复杂又好笑的神情。这皇帝三年前哪是点了个状元,简直是找了个老妈子。自打这人两年前从地方上调职回京,就开始天天在朝堂之上奏表,事无巨细均要上谏,据理力争巧舌如簧,少则一两谏,多则七八谏。去年立冬也是赶上皇帝脾气不好,跟他互怼起来,王池旁征博引一个兴修水道谏到了傍晚,最终皇帝也是无力与他再争,同意多加两条河道的疏通.
  自那以后跋扈王池的名字算是叫了出来,本就是大臣之间的玩笑话,偏生被哪个传给了小皇帝,结果昨天皇帝被谏得不爽,御笔写了个金匾,上书四个大字“跋扈御史”,特意挑晚饭时分送了出去。本来王池从不肯谏皇帝家事,甚至联名上书也不参与,只怕是被气得不轻。
  老太傅左思右想,只觉得是皇帝活该,默默地带着奇怪的笑容叹了口老气。
  皇帝就差抓耳挠腮,“这,这,本来朕有意婚娶,只是无奈年纪尚……”
“北藏崔氏,年三十而有六孙;瀛洲幼主,年双十子女成群。陛下今年二十有六,眼看直逼而立之年,却还称年低尚未成家,成何体统?容太妃天上有灵,岂可安息?”王池连珠炮般说了一堆,托托眼镜竟还有话说,“不知众同僚可觉得容太妃能安息?先皇又能安息?”
  日!
  又提爸妈!
  上个星期才说好了以后上谏奏表不提爹娘,今天怎么又提!
  太史腆着肚子拱手,“臣觉得御史所言甚是。”
  你当然觉得甚是了!你家有个一心想攀高枝的女儿呢!
  皇帝心说自己家倒霉家长安息之前都不担心他二十了也没对象,死后还担心个屁,摆摆手正要说话,不料礼部侍郎也拱手,“臣附议。”
  紧接着中书令拱手引发了一片附议热潮,中书令可是同王池苦大仇深,连他都肯附王池的议,可见是皇帝的后宫空虚已经成了整个朝廷的心腹大患。眼见着拱手弯腰已成整个大殿的趋势,老太傅接下皇帝求助的目光,然后十分同情地附议。
  “退朝!”皇帝拍案而起,“退朝退朝!你们都给朕退下!”
  “除了王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