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其二

皇帝手册
其二:喜欢吃的东西也不能多吃
  “子渊?”
  皇帝悄悄喊了自家淫妇一声,又看看紧闭的门口,听听周围宫人走动的方向,万分确定没人注意到之后才又做贼似的戳了戳王池裸露在锦被外的胳膊,“子渊,都快午时了。”
  王池五官都拧一块了,猫儿似的嗯了一声,又往被子里面钻。皇帝又急又好笑地直接把人从被子里剥出来,扒拉开他的眼皮,“快起床,吃中饭的时候找不着我大监要发动御林军的。”
  “就让他们来这请陛下不就行了?”王池抬手搂住皇帝的脖子,薄唇微开媚眼如丝,“臣躲在被子里睡觉,不碍事。”
“说的什么话,起床。”皇帝左思右想瞻前顾后,还是没忍住诱惑在王池嘴上啄了一口,后者忍不住轻笑起来。皇帝不由得有些恼自己,语气也硬上三分:“起来,王池!”
  王池又变得一脸正经,搂着皇帝不肯撒手:“那我要先洁身,你抱我。”
  皇帝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坏笑着扯下王池的胳膊,趁其不备直接抗在了肩膀上就往屋后的浴池跑,“飞喽!飞喽!”
  王池差点颠出隔夜饭,断断续续道:“你!你多大了!”
“你还赖床不起呢!你又高寿啊?”
  皇帝干脆扛着他扎进池子里,噗通一声水花都溅上了房顶。王池简直丢了半条命,喝了好几口水才露出头来,眯着眼睛来回扑腾找台阶,不想直接被握住了手带进皇帝怀里,也不知是不是热水蒸的,脸上越发烫了起来。
“子渊。”
“嗯?陛下?”他回答完了才抬头,见到落汤鸡一样的皇帝在他眼前微笑,差点腿软得站不住。
“我们来游泳吧。”皇帝玩心大起,把发冠拆下来,湿掉的衣服也一件件脱下来扔到地上,“还记不记得咱们逃课在后山玩水?诶你也帮我脱一下这个,我日这么多扣子。”
“臣……我记得。”
  王池咬着嘴唇立了一会,忽而捧住皇帝的脸踮脚亲了上去。
“???????”皇帝脑子里的问号都快写不下了才反应过来,扒开王池的脸心虚到爆炸,“爱卿???????我们不是说好游泳吗????????”
“啊,陛下。”王池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字正腔圆地道,“在小小一室之温水中游泳,处处受制处处碰壁,又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能快意之事?”
“所以我们可以游慢一点……”
“所以我们应该在无穷之处徜徉!”王池骤然拔高音调打断了皇帝的话,“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人生是有限的,池水是有限的,天地万物具象于我,具象于陛下,也都是有限的;但天地是无限的,时间与空间是无限的,思想也都是无限的。契合到现在,契合于你我,那便是当下,便是快意。我们不必拘泥于过去,只遵从现在的本心,遵从动物之原始,遵从你我的绮念,便是以有限游无穷了!”
  皇帝听得一愣一愣的,还是没听懂庄周跟他俩的动物本能有啥关系。他按住王池的薄肩还想再挣扎一下,可不知是不是温水的缘故,现在这副小身板温软极了,一缕乌发贴着他颈项直伸进水里,白皙的肌肤还泛着水光。皇帝默念着论语子贡把视线上移,又盯住了对方红彤彤的嘴唇。
  王池舔舔嘴唇,轻声唤他:“远山……”
  这下皇帝那还懂什么子贡的心情,再盯着王子渊这个妖精看他自己的心情都快炸裂了,慌忙扭头四处疯狂扫视,狠狠抓过一串葡萄来当救命稻草,“吃葡萄!贼甜!”
“陛下喂我吃好不好?”王池算是豁出去了,搂着皇帝狗熊上树一般,“更甜。”
  你不要脸我可还要脸呢!!!!
  皇帝还要再战,哪成想自己抓了葡萄已经中门大开。怀里这祸国殃民的尤物借机舔上皇帝的锁骨,皇帝喘了口粗气,一怒之下把人按在池边,狠狠叫他称心如意了一番。
  恍惚之间还是想起了些当年事,那时皇帝还不是皇帝,可王池已成了跋扈才子。
  什么事来着?皇帝觉着自己也不是为了王家才和王池关系好的,倒不如说他也没刻意去交什么显贵,莫名其妙和他玩得好的都是什么大家族的虎子。他们这伙人当时同吃同闹,现在却又生分得不像有过交情一般,着实奇怪极了。
  可是就王池不一样。
  那时他便同那些人不一样,不肯闹不肯逃学,偶尔被先生训斥文章锋芒太露还要哭上半天鼻子。那时听说王池是从那个王家里出来的嫡系,还把皇帝吓了一跳。
  现在他们却成了这样。
  具体哪样,皇帝也不太说的上来,反正就是觉得不太对。
  不不,简直是太不对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