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其六

皇帝手册
其六:惠则足以使人
  皇帝穿得跟个老农民一样赶到御史家的那处花园时,那边的花园子早就炸开了锅。大清早的也没人去种花,一个二个围着蜂箱里三层外三层地看着,一看就知道王池已经作起了妖儿。
  见这阵仗皇帝哪还待得住,随手从栏杆上抓了顶面纱就要往里冲,忽而被拉住衣袖,回头一看,竟是王池那个女婢,听了管家的吩咐一直在院子口上候着。
“陛下!”王兰花看看没什么反应的人群,干脆噗通一声拽着皇帝跪下了,极其夸张地大喊道,“参见陛下!”
  一石激起千层浪般,众仆纷纷转身,最里面还在阻拦王池的管家听见王兰花的声音立马便冲了出来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参见陛下!求陛下体恤我们这群苦命人,将我家老爷领走吧!”
  这句话声情并茂内容质朴,从管家口中说出来更显得尤为动人,花农们哗啦啦跪倒一片,乱七八糟地求着皇帝赶紧把王池领走,场面可谓十分宏大。皇帝叹了口气,看看没被动过的蜂箱,又看看立在旁边捂得严严实实的王池忍不住就笑了,想也知道这人玻璃心,怕是快要尴尬而死了,只是冲他伸手说道:“子渊,还不跟朕走?”
  王池带着面纱看不见表情,只是负气摇头。皇帝忍不住皱了眉道:“你当真不过来?”
“草民愿意闲云野鹤,种花养蜂,不想再给陛下添麻烦了。”
  扯淡!
  这个人又在扯淡!
  不成想皇帝还没发作,一旁跪着的老农突然揪住了王池的衣服下摆:“老爷!你可跟着皇上走吧!别在这祸祸咱们家花园子了!”
  这话一出花农群里简直炸了锅,拍手称是的已经不能论人数算了,养蜂的老太太简直要哭出声来,抱着皇帝腿就喊道:“可把东家领走吧!这大早起的非要来收蜂蜜,哪有人大冬天要收蜜的?!”
  掌园的老头更是泣不成声:“昨天说给花施肥,就把那棵苗子给踩了!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劝都劝不走,皇上可赶紧下旨,给我家老爷弄走吧!”
  皇帝一听好家伙,王池那面子里子可算是彻底掉光,再叫他们说会儿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赶忙摆手:“行了行了,朕知道了,你们先走,朕有话跟你们老爷说。”
  一伙子人千恩万谢地退下之际,那掌园的老头还抓着皇帝嘱咐说千万别叫王池摸那个蜂箱。皇帝自然是满口答应,一扭脸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自己按上了蜂箱的盖子。
  王池这下那还顾得上沉浸在丢人的强烈情绪中,赶忙把皇帝的手按住说道:“你不要命啦?!你又没带手套!想干什么啊!”
“我不要命?你给我说说看,我哪里不要命?是我大早起起来要收蜂蜜不?”
  皇帝一扭脸把人搂在怀中,王池这才知道自己是着了道挣扎起来,哪知皇帝手上使了狠劲,弄得他生疼,含着泪道:“你松开我,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这会儿你还在乎这个?”皇帝一把掀掉两人的面纱,二话不说将王池打横抱起往休息的茶棚走去,“你堂堂一个御史中丞,朝也不上御史台也不去,在园子里养蜜蜂的时候不畏人言,这会儿又怕人看见了?还养蜂,你是不是那个材料子心里没点数?”
  王池脸埋在他胸口不肯说话,胸前却湿热起来。皇帝长出一口气,手上又紧了紧,柔声说道:“也不是怪你,你这人,就是心里没数。你说我到底是看重御史中丞,还是爱重你,你当真不知?”
  王池抽泣一声,奶声奶气地道:“那你还让我去给你选妃。”
“不是你让我选的?当真去选了,你又不高兴,你想让我怎么样啊?说实话,我爹妈都不操这个心,你们都替朕急个什么劲儿。我没孩子不要紧,我还有一群侄子呢,左右断不了中洲云氏的根儿。”皇帝一股脑发泄一通,突然停下脚步俯在王池耳边说话,“回来吧,朕需要你——我需要你,王池。”
  那雪白的耳尖立刻就红了,王池搂着皇帝的脖子羞得抬不起头,半晌才出了几声,糯糯说道:“你,你可是出自真心?”
“我同你说过气话狠话,却不曾说过假话。”皇帝对那樱粉色的耳朵爱极了,忍不住衔在嘴里细细描摹,“你抬起头来看我。”
  王池被逗弄得浑身软透了,怯生生抬起头来看皇帝,眼中还含着泪珠子,像是微风吹起的一池春水般。皇帝只觉得这春风也吹进了他心坎里,吹得花枝子全都开了花,直挤得他心里痒痒。   
  鬼使神差般的,皇帝低头吻住王池红彤彤的嘴唇。人的嘴唇温软极了,就像是太阳地里晒暖的花瓣一样柔软。他只觉得自己着了阳光的魔,忍不住往花蕊里面探,汲取着甜甜的蜜汁。
  恍惚之间,皇帝只觉得自己彻底没救了,心里却又多了许多旁的期盼,好像春天真的到来了一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