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其七

皇帝手册
其七:心有所爱,应有所为
“那个,皇……”
“你叫我啥?”
“……云岭。”
  王池抖了抖手,还是扯住了皇帝的袖子不让他往屋里进,一脸的紧张道:“要不咱还是回吧。”
“回啥?回哪去?都到这了还往哪去?”皇帝皱着眉头撇开他的手,撩起自己专门定做的锦绣常服下摆就要抬腿,突然被王池噗通一声抱住大腿动弹不得,“你这是干什么?都到宗家门口了还有往回走的道理?”
“陛下!我姐主持整个王家不容易!那可是臣的亲亲长姐啊!若是被今日提亲吓出个三长两短,臣宁愿撞柱而死啊!”王池急得就差掉眼泪儿了,抱大腿的业务活像是跟太傅学的。
“你赶紧起来!”皇帝见他这样也急了,“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紧张!快起来!叫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咱不一定非得今天啊!今天十五正是过会上香的好日子啊!大早起地叫我姐知道了咱们这档子事儿,我还活得成活不成了?陛下三思啊!”王池就差在地上打滚了,“你是没见过手臂粗的藤条啊陛下!陛下啊!”
  皇帝听他这话又气又乐,无奈地扭头对禁军统领使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跐溜一下就不知蹿到哪处人家的房顶上,留他二人单独说话。
“你先起来。”
“我不起来。”王池扁着嘴,委屈巴巴地把脸埋进皇帝腿侧,“你从来都不肯为我想一分!这事叫我姐知道,我该如何自处?若是庙堂皆知,我又该如何自处?于家,我是不忠不孝;于臣,我是以色侍君!你让我这个状元及第的脸往哪放?你让我王家颜面何存?你心里可有我一分?”
  皇帝张口正欲言语,突觉腿上一热,王池竟是泣不成声了。他仰头望天,又埋下头来长叹口气,俯身抱住王池的头,柔声说道:“子渊,是你叫我一心一意,也是你说世上只有长姐一个亲人,不该有所隐瞒,为何今日又胆小至斯?”
“你自然不胆小!你是皇帝,天底下哪有人能管你!”王池声音渐小,说到后半句已如耳语一般,“我不一样,陛下,天下人都将耻笑我……笑我枉读诗书,笑我……笑我不过是个男宠。”
  皇帝闻言如遭雷击,偏头怔怔地盯着门口左边那只石狮子,眼中差点掉下泪来,道:“我不一样吗,王池?你觉得我跟你不一样吗?”
 “……不是你说的吗?我与你、与天下生灵万物皆无不同,世人生来平等什么的,还是在学堂之上,当着夫子,当着林白他们说的,怎么今天我又跟你不一样了?”
  王池浑身剧震,闭上眼却又涌出两行热泪,紧紧抿着嘴说不出话来,似乎连呼吸都在此刻凝滞。
  他再低头,见王池自知失言不敢再说,忍不住咧嘴笑出气声,说道:“你刚才那些话呢?咋不说了?平日里像个小老虎欺负我,真伤我了又怕了?嘿,真不像你。”
  皇帝似是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衬着四下无人竟也多出几分荒凉。他笑得前仰后合,揉着眼睛缓了缓,才吐出字句道:“王池,跳下来吧,我接着你。”
  王池疑惑抬头,见了皇帝一双眼眸,忽而想起了初见时泰山院后山的老树,不由得破涕为笑,只笑了一瞬又扁着嘴哭了起来,仿佛胸中多年流淌的一条河流今日终于冲破块垒,倾泻而出。
  皇帝皱着眉头擦他的眼泪,口中絮絮地说些人生大义,什么天下宏图什么自由无价的,王池听来只觉字字句句皆是情话,扑进皇帝怀里,哪还在意什么状元及第的形象。
“一会儿门房出来,见他家少爷在男人怀里哭哭啼啼,你猜他怎么想?”
  王池缩一下,又抱得更紧了些,奶声奶气地道:“管得着么他!信不信我发他去关外牧羊!”
  皇帝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一下一下地按着这人的头,望着湛蓝天空思绪万千。他突然想起来一大堆很矫情的话,想必说出来王池也听不懂,便埋在心里作罢,只是嘴角噙着一丝笑容。
  他想说其实自己并不是这里的人,想说自己见过会飞的机烧油的车,想说自己其实从小到大活得都孤独极了,想说自己其实很糟糕很差劲,想说自己胸中还有一点想和王池一起做的宏图壮志,想特别臭屁地站在王座上大喊今后中洲天下都同这一人共享。
  他还很想说我爱你。
  不过这似乎并不着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