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其一

皇帝手册
其一:不要听你的臣下讲道理
  皇帝在御书房里气得来回转。
  准确点描述的话,皇帝是气得围着王池来回转。
  再准确一点的话,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还围着另一个来回转。
  “你说你跟我有什么仇啊王子渊?”
  到底还是皇帝先沉不住气。王池脸上没什么表情,偌大一个金玉笏夹在胳肢窝下面,怎么看怎么随便。
  “启奏我主,无仇无怨。”  
  说完这个,王池又把眼镜取了下来揣在袖子里,掸了掸衣服上的土,一副下班往家走的架势。这下皇帝心里可不高兴了,领导还在眼前就这么邋遢,就算眼睛长得好看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仔细看看这人眼睛还真是好看,桃花眼儿长睫毛,忽闪忽闪地。
  皇帝不好意思地轻咳两声,莫名觉得没之前那么不爽,但还是找补着说道:“你说说你,一点旧情都不念,当年咱俩在泰山院的时候……”
“别咱咱的,陛下,君臣有别,整天为君不君的成何体统?”王池挑衅地看着皇帝,眼珠子翻得多半拉都白仁儿,跟大街上的小混混一模一样,红彤彤的嘴唇撇得像倒元宝。
  皇帝被盯得直发毛,还敢虚张声势:“那你这样像臣子吗?!当年在泰山院上学我替你挨了多少板子?我还力排众议给你点了状元!你呢?天天怼我!我看当初就应该听那群老不死的点方太岳!”
“那你怎么不说我还给你写了那么多功课?”王池也来了劲,眼珠子都快贴到皇帝脸上了,“方太岳哪里有我好?文章朴而不实下笔古板无神,连字都没我写得好看,凭什么点他状元?”
“当官又不是会写字会说话就行了!”皇帝故意站得笔直,高出王池整整一头,居高临下地道,“你倒是会耍嘴皮子了,天天惹我生气!”
  王池闻言差点气死在这,贴着皇帝恶狠狠地说:“你就没惹我生气啦?昨天晚上那么多人看着,写了个匾来骂我!”
“你不是把那个匾劈了吗?!”
“那怎么?我还把它挂到书房里去光耀门楣吗?!”王池激动得满脸通红,一冲动掐住了皇帝的脖领子前后来回晃,“我跋扈?还不都是为了你!说我跋扈,啊?我哪跋扈了,啊?你给我说说看,我哪跋扈了啊?”
  皇帝被掐得翻白眼,心说现在就挺跋扈的,好不容易把王池的小手从自己脖子上拽了下来,喘着粗气说道:“那你也不能让我去成亲吧?”
  王池被抓住了手拿也拿不开,沉默了片刻忽而说道:“谁让你骂我。”
  皇帝又好笑又委屈,软了口气说道:“那你就撺掇他们让我选妃?你自己二十多了也没成亲,到我这就影响国家根本了?你心里哪想过我半分,净拿我出气。”
“我心里没有你?”王池红着脸挣扎起来,“你自己说,这么大了没有子嗣,是不是对你自己名声有损,啊?昨天那个行宫,我哪说不让你造了?你登基不到五年就大兴土木,百姓如何看你?天下如何看你?我就是上谏说让你造小点儿,还落了个‘跋扈’,我就不应该管你。我就应该还在下店当县令,活少事少,还不用挨骂,谁管你在京城过得怎么样啊!”
  皇帝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干脆自动在脑子里把王池的话过滤成了“我喜欢你”和“我很喜欢你”,把人抱在怀里一下一下顺毛,无奈地说:“好,我错了,朕选妃去行了吧?”
“……”王池默不作声地趴了一会儿,突然出声,“陛下,我们脱战袍去吧。”
“?????????”皇帝按着王池的肩膀,后者已经解开了腰带的扣子,急的他连忙改按住王池的手,“别别别,等一下,爱卿,你这个也太突然了吧?”
“皇上,臣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王池一脸正经地抬头看他,那双红彤彤的薄唇近在咫尺,“我们做臣子的总是希望天下太平,江山稳固,从而自己家宅平安,高枕无忧。皇上有子嗣绵延朝堂安稳是好事,可我们都是从自己的角度思考的,企盼的也只是自己的利益。可是谁也没有考虑过龙椅之上,山巅之上的陛下。陛下活的开不开心,陛下喜欢做什么,陛下回宫以后寂不寂寞,谁也没考虑过——臣惶恐,臣愿尽一点微薄的力量,至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为陛下排忧解难。”
  皇帝吓得眉毛都要掉了,就算他俩不是第一次了,在御书房还是太大庭广众。万一有个谁进来,看见他把王池按在桌子上,那话还插在王池的身子里,到时候解释他俩是在讨论国事,谁信啊?!
  左思右想,皇帝还是决定拒绝脱战袍。
  而王池的官服都快脱下来了。
“子渊!万万不可……”
“陛下,就让臣助您成为一代明君吧!”
“……万万不可……在这种地方,”皇帝叹了口气,揽过衣衫不整的王池就往内殿走,“屋,屋里有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