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其五

皇帝手册
其五:放者物无可羁乎我
  皇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看着众臣如迁徙的翻车鱼般背过身去退朝,总觉得有点索然无味。
  他们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整整齐齐退出去,然后三三两两结成一排地下了台阶。不多时便又出现在出宫门的大路上,不过此刻已经都变得十分小了,遥远得不真实。皇帝知道那重宫门外停着众位大臣的马车,一出这道门小厮们便会掀起帘子,静候自家老爷上车,然后载到各处公所去,各司其职。
  每日如此。
  每日如此。
“陛下?”
  猛地被人拽了下袖子皇帝才回过神来,一看大监都已经站直了,“陛下,想什么呢?下朝了,咱回吧。”
“大监,”皇帝又看起了远方下朝的大臣们,眼神空洞洞的,“原先王池说我孤独,我还不觉着呢;今天看看他们,下个朝还成群结队的,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很没劲。”
  大监一愣,脸上忍不住带上了老母亲般的微笑,低头说道:“陛下又想王御史了。”
  听见这称呼皇帝就来气,腾就站起来了:“我想他?你说说看,他不就仗着自己是王家人吗?说辞官就辞官了,有没有想过我啊?”
 “我就问天底下有没有这个道理?当初太傅请辞御史中丞,是不是他上了一个月的疏要揽这个活?现在倒好了,说走就走了?让我上哪找人替他去?还有他到底走是不走?要是没打算走就是跟我闹脾气,那我要是找了别人干,就他这个小心眼,一激动再要死要活的,我受得了受不了?啊?”
“还在泰山院上学的时候就麻烦死了!不是我跟你吹啊大监,我第一次见这家伙是在后山那棵老树上,不知道怎么上去的,反正下不来了,还是我跟子正抱下来的。你想想我俩那时候才多高?说替他去叫夫子吧,死活不乐意,嫌丢人还哭起来了!嫌丢人你倒是别上树啊!”
“还有那年春节,王家遣信说晚几日来接他,看他那样,跟全天底下没人喜欢他了似的!还不都是我陪着?现在当了大官了,就把以前全忘光啦?天天跟我置气,置什么气?我还生气了,天底下就他姓王的有脾气?”
  就这么一路边走边说都快进了御书房了,突然禁军统领迎上来给打断了:“陛下,可出了大事了。”
  皇帝猛地抽了口气:“怎么了?王池怎么了?”
“禀陛下,王御史他……”禁军统领装模作样地拧着眉头叹了一番气,差点没叫皇帝掐脖子掐死,“咳咳,王御史他今早想不开了。”
“什么?!”皇帝当时脸就白了,张着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缓了得有半刻才反过劲来,死死抓着禁军统领的胳膊,眼珠子都快瞪到他脸上,“传太医没有?现在抢救回来没?怎么发现的?还有气没有?啊?你说话啊!是不是已经不行了?!啊?!你说话啊!!”
  禁军统领见了皇帝这样吓了一大跳,心说自己这回可玩大发了,连忙跪下不敢抬头:“陛,陛下多虑了,并非如此。”
  一听这话皇帝心神一松,堂堂七尺男儿竟是头晕眼花一个没站住坐倒在地。旁边太监们大惊失色,连忙上来拉皇帝;禁军统领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要是能穿梭时空他非得回刚才把自己的狗嘴拧下来不可,伏在地上抖如筛糠。
“诶呦林统领,你让老身说什么好!”大监可见不得皇帝受苦,一面给皇帝拍土一面指着禁军统领生气,“那王御史就是皇上心尖尖儿,你拿什么开玩笑不好,非拿王御史开玩笑!陛下要吓出个三长两短,咱俩谁担待得起这个责任?脑袋要不要了林统领诶!”
“行了大监。”皇帝见不得禁军统领这小鸡子样,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只觉得自己耳畔血管突突跳动,还不忘在众人面前给他开脱一二,“子正是朕至交好友,私下里随意惯了,他近来才添小儿,胆小得很,你莫要吓他。你们先都各做各的去吧,朕同林统领单独说话。”
“那老身在御书房等陛下。”
  大监纵有千百个不愿意还是拗不过皇帝,只得同小太监们唱个诺散去了。皇帝见他们全走了立马恶狠狠地踹了禁军统领几脚,捏着肩膀晃来晃去,“你牛逼啊林白?吓我,啊?吓我?你要吓死我好谋朝篡位是不是?”
  禁军统领快被晃吐了,急忙摆手道:“天地良心啊陛下,我对你的忠心日月可鉴啊!”
“行了!赶紧给我说!王池怎么了!”皇帝从抓肩膀改成了掐脖子,面相凶恶极了,哪像是中洲皇城里的皇帝云岭,简直像个老强盗,还在继续口吐恶言,“赶紧来龙去脉都给我说清楚!”
“诶诶喏喏,陛下,你先松开我,”禁军统领终于能喘上两口粗气,警惕地捂着脖子道,“御史家的总管派人来找我,叫我赶紧进宫来叫你。”
“有屁快放!”
“诶诶诶,是。叫我来跟你说,王池一大早想不开去郊外花园里养蜂了。”
“什么??????????”皇帝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去干什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