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原创】皇帝手册 其三

皇帝手册
其三:选妃这种事还是得交给礼部办
“宣!宣王池!给朕把这厮叫来!”
“喏。”从小看着皇帝长大的老大监立刻冲底下的小太监挤眉弄眼,“去呀,宣王御史觐见。”
  小太监唱个喏,跐溜一下子就窜出去了。皇帝又气呼呼地展开一幅美女像,干脆把一摞都挥到了桌子下面,拍桌道:“再叫几个人!御史台和府上都去!还有那王家本家!”皇帝又仔细想了想,“对了还有大理寺!保不准又去跟大理寺卿商量变法那些破事了!都去!”
  大监知道皇帝这是撒气呢,不厚道地笑了起来:“陛下倒是真了解王御史。”
“朕还不了解他!”皇帝干脆持幅美人图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气到手抖,“你看看,这就是他给朕选的妃子!你看看这一个二个像什么样子!”
  大监止不住笑,艰难地弯下老腰捡起一副展开,又比着皇帝手里的看了看,忍不住笑得更加夸张:“陛下,老身有个大胆的想法。”
“朕也有个大胆的想法!”皇帝直接拿起朱笔在画上批了起来,“像王池!这鼻子,这眉毛!特别这双眼睛!这活脱脱就是王池!”
“那就是王御史。”大监快笑到脱力,从皇帝手里把王池的画像接了下来,“这幅是吏部刚送来的百官像,陛下拿错了,美人图都在地上呢。”
  皇帝顿时尴尬极了,还嘴硬道:“那美人图里可有人不像王池?”
“陛下看的那几幅都是王家嫡系的小姐,与王御史有几分相像也属平常。”大监慢悠悠从地上又找出一个展开,画上持琴女子衣袂飘飘气质斐然,“这张如何?这是柳尚书的族妹,素有才名……”
“有才名的不要!”皇帝一听这个立马摇头,“再说了那个眼珠子,不像王池?活脱脱一个眼型!看见这个人的脸我就肝疼!”
  殿外忽而传来一声:“臣参见皇上。”
  一听王池来了,皇帝紧张地一哆嗦,生怕自己背后说他坏话又被听去了,装模作样咳嗽两声正襟危坐:“子渊快进来。”
“谢皇上。”王池弯着腰低着头,小步走进御书房叩头,又拜一遍道,“参见陛下。”
  来者不善!
  皇帝如坐针毡:“爱卿快平身。”
“臣可不敢。”王池头埋在地上一动不动,“万一陛下肝疼起来龙体有损,臣可就成了罪人了。”
  大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皇 帝脸都绿了,心说自己奈何不了王池还奈何不了个小大监,刚扭头要罚,可是想起来小时候没人玩光是大监陪自己踢球就心软了一大截,忍着怒意一脸狰狞道:“大监你下去吧。”
“喏。”
  这下可就剩他们俩了,皇帝翻着白眼走下台阶要拉王池起来:“就咱俩了还干什么?我叫你来又不是看你跪着好看的。”
“不嫌弃臣生得样貌丑陋,惹得陛下肝疼了?”王池跪坐着不肯起身,挥了挥胳膊道,“拉着我干什么?不是陛下让臣专心做事,别整天想着脱战袍的事儿吗?现在又私下相处干什么?”
  皇帝深吸口气,强行安抚下额上青筋,心说是自己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对,好声好语地说:“子渊,你先起来。你自己看看你给我选的妃子,你这让我怎么选吗?”
“不是你让我看着办的吗?”王池阴阳怪气地道,“选上来又说不好了?那可不能怪臣啊,毕竟臣尚未娶亲,御史台又事务甚多……”
“那不是你提议选妃吗?!”皇帝差点想掐死眼前这个奸臣,“你倒是上谏了,朝堂附议了,大家都通过了,然后你拍拍屁股走了?让我去臣子家里一个二个地选妃吗?管杀不管埋?死道友不死贫道?隔岸观火凑个热闹就完了?”
“那臣不是给陛下选了美人了吗?”王池彻底冷了脸,“就算陛下无情无义,臣可也还是得尽到臣子的本分,免得陛下后宫空虚生活寂寞。”
“你说谁无情无义了?”这话可惹恼了皇帝,大手一挥把王池拽起来,“我无情无义了?”
“不就是你吗?”王池被激得脸上也绷不住了,眼眶里的泪膜闪了两下直往外冲,“穿上衣服就让我去给你选妃?你拿我王池当什么人?”
  真麻烦!
  这个人真麻烦!
  皇帝听得生气,干脆一使劲捉小鸡子似的把王池搂在怀里,任凭他怎样哭闹也直直往书桌后面的龙椅那走,二话不说把人往椅子上面按。王池哪敢安坐,死死搂住皇帝不敢松手,屁股碰上那软垫一下整个人都要抖上三抖。
“我看你这么厉害,来来来,你坐这,你当皇帝,整天欺负我算什么本事,啊?松手啊,坐呗,别客气,我看你也没跟我客气过。”皇帝作势要把他摔下去,恶言恶语地道,“现在让你当皇帝,来,松手,也不用欺负我了,我都让给你,高兴不?”
  皇帝撒干净气,终于肯站直了把王池放下来。跋扈御史哭得眼圈都红透了,摘了眼镜抹眼泪,还奶声奶气地嘴硬:“皇上想要臣死,直接说一声,臣便回家,喝毒酒去了,何必要构陷臣,谋逆呢?”
“我还敢让你死?”皇帝听他这话火又起来了,“干什么做副委屈的样子?朕让你做御史中丞,又没让你在我这装可怜!”
“陛下想要御史中丞,不想要王池,”话还没说完,王池就把头顶的乌纱帽摘了下来,直往皇帝手上递,“我便辞官去了,也免得你见了我生气。”
“你!”皇帝瞪着眼睛一把夺过,“你这样的臣子我还不敢用呢!走了你就别回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