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贱虫】一个奇怪又巨长的脑洞 reload gunlock

标题简称奇长脑洞
我怎么觉得这个脑洞越来越长了……已经忘记自己是在脑史密斯夫妇AU了,完全就是一个恋爱日常对话草稿,或者叫只要有爱纵使有差距又何妨,我老公十六岁之类的(疯狂玩梗hhhh)
以下脑洞续集的续集
疯狂我流OOC预警

前文奇长脑洞奇长脑洞reload

  Wade:嘿,你们怎么又点进来了?点进来干什么?看这个愚蠢的女人写的活在梦里的故事吗?醒醒吧兄弟,有这个功夫不如钻进被子里对着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的照片摸摸自己的——
  Peter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爆米花:你在跟谁说话,Wade?
  Wade:Nothing!哦我的意思是,没谁,自言自语。
  Peter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靠着Wade的颈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么你选好电影了吗?
  圣诞夜,男友家,爆米花,装饰性壁炉上挂着袜子和槲寄生,Peter简直觉得自己人生美好极了,如果忽略上午发生的小插曲的话。AI去乡下探亲,房子里只有Wade和Peter(Wade:哦你我都知道这只是剧情需要,别在意一个瞎子为什么要在冬天去农场。)
  Wade想了想,搂住了Peter的腰侧,笑笑说:当然,我专门租来的片子,这次保证不是彩虹小马。
  Wade随手按遥控器打开电视,Peter在他怀里动了动,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着。刚看见UNIVERSAL的标志时Peter还吐槽了句“ew...老片子”,BGM响起来的一刹那他坐不住了。
  电视中黑底白字,Scent of a Woman.
  Peter的心忽而就很沉很沉地跌进谷底里去,仰头说:Wade?我以为会是星战,或者哈利波特什么的。
  Wade一直盯着屏幕,抬手夸张地“嘘”了一声。Peter的心都快掉肚子里去了,莫名紧张让他胃里绞得难受,坐直说:认真的?咱们两个要在圣诞夜看闻香识女人吗Wilson先生?
  Wade:相信我甜心,你不会想知道我以前的圣诞夜都看什么片的。怎么啦宝贝儿,你不想看吗?这片子评分很高的。
  Peter抿着嘴唇,企图从Wade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Wade笑着哄他,把他的头再按回自己肩膀上,喂他吃爆米花。
  Peter恶意地咬了一口手指头:你还在生气吗?
  Wade摇头,继续捧着爆米花碗喂小朋友,看着电视并不说话。
  Peter有点气恼,恨恨地嚼爆米花:我讨厌你这样,Wade,你想暗示什么?
  Wade:你讨厌我了吗?因为这个完全没问题我非常理解如果我是你对着这么一张脸的话很有可能连早上吃的卷饼都……
  Peter(狠狠地用手肘砸他):就是这样!偷换概念!我讨厌你老不说出来!我是你的男朋友Wilson先生!
  Wade:我觉得我今年所有的最后十死可能都得贡献给你了。请允许我问一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Spidey先生——你他妈是吃榔头长大的吗?我觉得我现在肋骨肯定断了。
  Peter:你生我气了吗Pool先生?
  Wade:我为什么要生气?因为你打我?放心吧,已经打过我的人和想要打我的人能从这里一直排到哥谭市——多到能打破他妈的次元壁了。
  Peter抿嘴:你知道我不是问你这个。
  Wade:哦……那是问哪个?
  Peter拧他腰侧一把,闷着头看电影不再说话,脑子里忍不住开始过今天的事情。

  (Wade:好的,现在这个脑洞要开始倒叙今天一天的事情了,我怀疑这女人写的是个活在梦里的剧本。)
  Peter早上假装没醒,躲在客房里听到外面Wade穿紧身衣收拾枪支,和Weasel打电话确认事项什么的。纽约人民机智的友好邻居撩起自己穿的圣诞风高领毛衣,露出衣服里面的战衣放出了微型蜘蛛无人机跟着Wade,打开手环,等Wade出门半个小时之后才悄悄跟了出去。
  然后就是非常俗套的抓现行(Peter表示一开始只是想了解一下男朋友的工作并没打算动手)Wade用刀把朋克大叔的胳膊钉木地板上,刚掏出匕首要审讯,被Spiderman一网子粘墙上了。
  Wade: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HERE?!
  Peter:呃我是用无人机跟着你哦是我不对可是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看看你的工作流程没有打算打扰你——
  Wade:停一下,先停一下,我们后面再谈这个问题,我现在非常赶时间。你能不能现在解开这个?不能我就把胳膊砍断。
  Peter:你什么?别这样做!(立刻上前帮忙用刀子划蛛网)你赶什么时间?
  Wade指指钉在地上的朋克佬:我觉得可能扎到他动脉了,再不问点什么他就死个球的了。
  Peter:什么?你你你打急救电话了吗?哦对是你……你为什么要捅他?
  Wade摊手,被解下来之后双手举高示意Peter自己无武器,蹲在朋克佬头边上:嘿兄弟,我现在有一个问题,如果你答得好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朋克佬连怕带疼浑身发抖,看见几步远的Spiderman警戒地看着他们,冲Wade点点头。
  Wade把他的脑袋拧过去对着Peter,压低声音:看这边,对,就看着这个和我穿情侣衫的小虫子,我问你,你知道他是谁吗?
  朋克佬:S-Spiderman?
  Wade语调上扬:Correct, dear!(凑到朋克佬耳朵边上)But bad answer.拜拜,兄弟。
  话音未落Wade咔嚓一声掰断了他的脖子。Peter猛地冲上来把Wade按在地上,怒道:你怎么敢!
  Wade:你指杀人?还是欺骗了你?
  Peter:Wade!你怎么能就这样直接把一个无辜的人杀死,就像,就像踢了一脚垃圾桶一样随便?!就因为收钱了吗?!
  Wade:听着,你口中那个“无辜的人”卖药给中学生,哦我也知道现在的小孩儿玩得很疯这不稀奇,可是这位兄弟卖的大部分是假药,害死了不少人——难道你觉得昨天那个来酒吧找我的老女人是为了让我帮忙处理看上她老脸的跟踪狂的吗?
  Peter:那你在干什么?替天行道?你杀了人!如果他是个坏人,我们就应该把他交给警察!
  Wade想说什么,吸了口气又咽回肚子里,干笑了两声: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Spidey?Well, nice to meet you, too.
  Peter一时气结,松手立在旁边不再说话。Wade起来揉揉脖子,把Peter装衣服的背包扔给他:去那边的电话亭把衣服换了。
  Peter以为他要赶自己走,负气说:我今天一整天都会跟着你的,你别想再杀一个人。
  Wade:我今天已经下班了。听着,小孩儿,有人……你不能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尤其不能出现在我周围,听懂了吗?
  Peter大怒,几乎凑近到贴着他说:你觉得Spiderman给你丢人了吗?!你觉得我很丢人?!我都把他妈的Deadpool是我男朋友告诉整个复仇者联盟了!
  Wade扶额,捡起背包从里面掏出毛衣,往Peter头上套:你不能被人认出身份,我的小英雄。
  Peter被盖住脑袋,声音从里面闷闷传出来:我有面罩,没人知道我是谁。
  Wade细心地把他的手带进袖子里: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Wade Fucking Wilson,而由于这几天某个小朋友像我的影子一样,所有人都知道这位他妈的威尔逊先生有个未成年男友,或者以为我有个儿子什么的,管他呢。如果Spiderman经常出现在Deadpool身边,你觉得你还能瞒多久?
  Peter气鼓鼓地不说话,Wade又把他另一只手也塞进去:好的我知道你很厉害,你是个英雄,做好事不留名也不怕坏事找上门,可是你身边的人怎么办?你还要上学,不能24小时保护你那个腰细腿长脸蛋好看的婶婶吧?还有你那个黄嘟嘟的小胖墩儿朋友,那个黑漆漆的一看就像女主角的无处不在同学,怎么办?还有那个天天欺负你的长得像印度人的,等等,这个是不是早点上天的好?
  Peter伸出了脑袋,讪讪说:你,你这是种族歧视。
  Wade终于把毛衣给他穿好,歪头说:裤子可以自己穿吧,超级英雄?
  Peter夺下背包,低着头穿裤子鞋子,Wade过去从朋克佬胸口搜出个黑底的名片。Peter只瞟到一眼,上面有个小小的单词,他并没有多注意。
  Peter整理好衣服,把手套面罩手环都摘下来放进背包里,抿抿嘴唇跟在Wade后面:你怎么知道我在学校里的事的?
  Wade摊手:Huh……可能是因为在纽约有个小女孩儿天天跟我嚼舌根?我忘了。
  Peter低头:我说了这么多吗?
  Wade:天呐你简直像个程序有问题的电子书,我还没按你就语音朗读了起来。
  Peter红了脸:我不是故意拿你当垃圾桶的。我就是,就是有点控制不了自己,在你面前我老是有点控制不了。
  Wade:没事,这是好事情,你不跟我说还想去跟谁说?我要把你精神出轨的对象打出屎来。
  Peter被他逗笑了,又揉揉鼻子,走到他身边说:可你总是不说你自己的事情。
  Wade:啊哈,我就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嫌我话少的人。
  Peter赌气不说话,就这么跟着Wade进玛格丽特姐妹,两个人在酒吧里坐了一下午,打打台球看看比赛,后面Weasel开玩笑给了Peter杯威士忌,莫名其妙就变成了Wade教Peter认酒的剧情(因为新陈代谢能力强免疫大多药物什么的就都设定成不醉了)大概到了晚上才决定在外面吃圣诞夜大餐。
  Peter:我觉得刚才那杯黑色的真难喝。
  Wade:可乐威士忌?
  Peter:嗯,真难喝。
  Wade:那你觉得哪个好喝?
  Peter:再刚才那一杯。
  Wade笑倒在吧台上,Weasel接话道:哇哦,酷,那是我调的今日特制。
  Peter:什么特制?
  Weasel:七喜兑芬达。
  Peter:Wade!!!!

  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回现在,(Wade:A.K.A.开始搞事)Peter心里一秒能切十万个想法,吃得爆米花已经见底。
  Wade揉揉他脑袋:So, Spidey, ah...do you tango?
  Peter一看电影播到了中校请查理喝酒的地方,不由得笑了起来,坐直身子:呃,我猜我要是说我会挺破坏气氛的?
  Wade扭头看他:忘了Tom是个演音乐剧的了(摊手)那小中校,你能教教我吗?
  Peter戳他:我讨厌你叫我小东西,小这个小那个的。
  Wade抬手抚摸他的脖子,拇指就在他耳垂边蹭来蹭去:好吧bigman,你要教我跳探戈吗?
  Peter忍不住笑,凑过去啄Wade的嘴唇:我可以教你别的。
  Wade:了不起Parker先生,都会调情了。
  两人交换了几个带着奶油味的亲吻,Peter慢慢凑过身去,坐在Wade的腿上吮吸着他的嘴唇,舌尖,口腔,逐步加深。
  Peter略微分开些好让两人换气,捧着Wade的脸:Well…有人说过你长得像瑞安雷诺兹吗?
  Wade蹭他的鼻尖:我现在信AI说的话了。
  Peter:什么话?
  Wade:爱情使人变瞎。(恶意动了动腿使得Peter搂紧了他的脖子)那么Parker先生,你现在正坐在瑞安雷诺兹的腿上呢。
  Peter红了脸,一边继续亲Wade一边摸到他衣服里面去。男人的手从腰际滑到臀丘下部,温和地揉掐他的大腿根,鼓励着Peter近乎啃咬的行为。
  Peter脑海中莫名冒出“乖顺”这个词,一想到自己的男朋友,臭名昭著的在职雇佣兵,就这么被自己压在沙发上为所欲为,他简直呼吸急促。(Wade:说得好宝贝儿,我没有讽刺的意思,真的。)
  Karen突然外放:晚上好Parker先生,检测到您的呼吸加快,心律不齐,体温异常上升,需要帮您联络复仇者总部吗?
  Peter猛地跳起来,扒开毛衣领子露出底下穿的战衣:Shitshitshit我都忘了……不用,Karen!不需要!我现在很好!没有问题!
  Karen:那么再次提醒您,您皮下植入的短期芯片具有未成年人保护功能,当您接触Wilson先生时会自动开启。祝您有个愉快的圣诞假期。
  Peter对着右手腕叹了口气,Wade眨眨眼,突然懂了什么:芯片?
  Peter鼓着腮帮子看他:不戴Potts小姐不让我来,明明Stark先生都没有说什么……
  Wade笑得瘫在沙发上爬不起来,Peter尴尬转生气骑到Wade身上闹腾,Wade坐起来一边笑一边把他压进怀里,顺毛道:你再闹一会儿Stark工业的最著名产品要来给我一波人道毁灭了。
  Peter伏在Wade肩头,歇了一会才闷声说话:Wade?
  Wade:怎么啦甜心?
  Peter: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Wade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背:没事,不是什么大事,看完电影再说吧。
  Peter抿嘴:我不看。我不想听你跟我说什么人生中的十字路口,我不想听你找借口赶我走。你也喜欢我,想要我,别跟我说刚才那个纯属意外,也别说什么大人的破事,我都不想听。
  Wade干笑两声:那你想听什么?
  Peter坐起来,直勾勾看着Wade:我想听你说对我的感觉,我想听你说你喜欢我。
  Wade下意识抬手想挡住眼睛,又被Peter按回自己的腰上,男人笑着叹了口气:需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坐在一个杀人犯的腿上吗?
  Peter:那些事都先放一放,我可以管着你。
  Wade:不能放,小朋友。
  Peter:为什么不能放?
  Wade一笑,想说什么又撇了撇嘴,干笑道:你管不住我。
  Peter:我可以!我们可以一起把那些坏人都送到警察局里去!我们可以……
  Wade打断:在他们的脑门上贴条子?太扯了,Peter。
  Peter:你不能杀人,Wade,你不能代替法律。
  Wade笑着叹气:你太小了,亲爱的,你还太,太,太年轻了。
  Peter又鼓起腮帮子:不要用年龄说事,我们在聊你的事情,如果你觉得我不能理解,就用我能理解的方式讲,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Wade温和地揉着Peter的脖颈,眼中升起一股堪称爱怜的情绪。正赶上电影播到听证会,阿尔帕西诺义愤填膺的演讲在这屋子里简直有回声。
  Wade静静听了一会,侧过脑袋:回去吧,回纽约去,当复仇者也好,当好邻居也没关系,回去吧。
  Peter:你是在跟我分手吗?
  Wade点点头,又摇摇头,笑了:我觉得你这么理解挺好的。
  Peter瞬间红了眼圈,心头压抑得近乎窒息: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讨厌你这样,Wade,你到底在想什么?
  Wade低头瞥着桌上那个几乎空了的爆米花碗,只低声重复说:回去吧,当个复仇者,过点好日子吧。
  Peter怒极反笑:这算什么?来自DEADPOOL的人生建议?你认真的?Wade?你认真的?说话!说他妈点什么!因为,因为我碍你事了吗?因为我不想让你杀人吗?(Wade沉默不语,Peter几乎要哭出来了)说点什么,就……什么都行,求你了,跟我说点什么。
  Wade抬头:什么都行?
  Peter:除了分手。
  Wade:……好吧。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Peter气得直捶他: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跟我说吗?!
  Wade长长叹了口气:我想说的太多了,有真话有假话,就是没有不伤害你的话,我的小英雄。你就什么都别问赶紧打包滚回他妈的纽约好好活着不好吗——趁着还没有什么更糟的事情发生之前?
  Peter:我听懂了。
  Wade:你听懂什么了?
  Peter:你就是怕麻烦!因为不想改变自己就干脆把我全都推开!有什么问题我们不能一起面对吗?你为什么总是只想着自己?!
  Wade挑眉: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我是Deadpool?我当不成好人,宝贝儿,我也不会什么狗屁体操,我也不想去当健身教练。杀人,被人杀,然后复活继续杀人,这就是我的一部分。我也不想说什么杀好人杀坏人之类的屁话,杀人就是杀人。如果你不能接受这个,咱们两个就完蛋,你明白吗?
  Peter几乎被Wade的态度惊呆了,愣神儿好一会儿才感觉到一股怒气直冲上天,脑子里嗡就炸了:所以你他妈的就非得要当这个暗黑游侠什么的是吗?
  Wade也来了火气:你觉得你在街头当纽约义警就……(瞬间闭上了嘴)从我身上下去,Peter,你该睡觉了。
  Peter按住Wade的肩膀:你想说什么?说出来!我们谈了这么久恋爱不能让你对我说点真话吗?!
  Wade狠狠捂住自己的眼睛:你不该听到这些,操他妈的,我就是个混蛋,你不应该听到这个,我不能跟你说。
  Peter慢慢把他的手拿下来,软了口气说:你到底想说什么,Wade?
  Wade叹了口气,终于望着他说:分手吧,bigman,咱们俩挺不合适的。
  Peter眼里含着的泪终于落了下来:这就是你圣诞夜想跟我说的话?
  Wade抬手小心地蹭他的眼泪,Peter就那么直勾勾看着Wade,只在手指抚上眼睫的时候有些反应。
  Peter:……你一定要跟我分手吗?
  见Wade不答话,男孩儿突然发了狠,对着右手腕咬下半个指甲盖大一块皮来。
  Wade:你干什么?!你他妈疯了吗?!
  Peter呸了一声,嘴唇上都是血:我要跟你上床!我,我要跟你打分手炮!
  那之后当然并没有打成炮(Wade:你他妈的也疯了吗我的小宝贝儿手上都是血!)Wade给Peter包扎好之后好说歹说劝了睡觉,在圣诞节的清晨Peter收拾东西回了纽约,Wade甚至没有送他去火车站。

彩蛋:
  Weasel接过Wade递来的黑名片,看着上面的单词“ESSEX”:Errr…They really have "sex" in their company, don't they?
  Wade:我相信有一整个大学的人不想听到你刚才那句屁话。帮我查查,为什么这个Essex工业要找蜘蛛侠的麻烦?
  Weasel:怎么,你分手以后良心发现要当纽约友好邻居的神仙教父了吗?
  Wade:关你屁事。

我发誓下一篇把这个脑洞讲完……再多我都想不出来要起什么名字了。
这波没什么好说的,几乎是我有这个脑洞开始就在想这波吵架了,我脑洞里这俩人一定得吵,最后分手炮那个实在很不Spiderman hhhhhhh,疯狂OOC了,不过我写这个芯片就是想看它被咬下来,满足个人爱好吧算是……
我在想为什么都写成这样了也不肯正儿八经写个文出来……可能是因为我就是想看他们说话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抱拳拱手)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