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贱虫】一个奇怪又巨长的脑洞 reload blast

奇长脑洞续集的续集的续集
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继续在我流和OOC的大马路上溜达吧……
感谢点开的小天使,如果有什么想法啊或者喷啊啥的都可以评论,我在lofter潜了超久,看见有人评论我特别开心,爱你们。
这波就完结!
以下脑洞

前文奇长脑洞奇长脑洞reload奇长脑洞reload gunlock

  切回Peter视角,接圣诞节委委屈屈回家小可怜设定。May和已经半同居的男朋友出去圣诞旅行,Peter自己在家里过新年还要假装自己实习很开心的样子,被May一眼看穿,视频问他怎么回事。
  May:为什么每次你参加Stark工业的实习都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Peter:什么?不,不是的,May,跟Stark先生没有关系!
  May挑眉:Huh...你确实知道你瞒不了我什么的对吧,Peter Benjamin Parker?
  Peter瞬间浑身蜘蛛感应都在疯狂报警,拧着眉头思索一会儿,垂下眼睛说:Okay…I was dumped.
  May:Whaaaaat?在圣诞节?你在圣诞节被女孩甩了?
  Peter慌忙解释:不不不我是说我甩了他!呃我们互相甩的!
  May:HIM?????Peter,are you gay?!
  Peter疯狂摆手:什么?我不是同性恋!
  May:那什么叫你甩了“他”?
  Peter抿嘴:呃……好吧,我猜我是,呃我不知道,双性恋?
  May:我的天呐!
  Chris(即男友):怎么了?
  Peter尴尬地挥挥手:你好,Chris。
  May抢白:Peter是同性恋!
  Peter:我不是!好吧……我是。
  Chris看看屏幕又看看May,一脸不解: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Peter的……
  May又抢白:还在圣诞节被男朋友甩了!
  Chris安慰性地冲Peter笑笑,一边拍May的背一边说:可怜的男孩儿,需要我们回去陪你吗?我们可以买明天的机票。还是你想一个人呆会儿,男子汉?
  May仰头:什么?我们不能留他一个人过新年,Chris!
  Peter连忙点头:这没关系,May,我还有很多实习的事要忙,呃我的意思是,如果放我一个人待着我会很感激的。
  Chris于是支开May,和Peter进行了一场男人对男人的“你要知道这世界有时失去”教育,Peter听着觉得自己像在跟美国队长视频。
  Peter就一边点头一边胡思乱想,比如他一点也不想一个人待着但是不想打扰May,比如Stark先生发现他自己破坏芯片之后又跟他进行了一次“我听起来像我爸爸”的谈话,再比如他那个操蛋的男朋友因为自己不让他杀人把自己甩了……好吧这听起来其实还有点酷。
  就好像所有人都是大人,只有自己是个小破孩儿什么的,Peter感觉糟糕极了。
  Chris:人生就像是走路,Peter,有时半路遇上的人们就是会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分开。继续走吧young man,总是还有更好,更特别的人在前面等你。
  Peter一边点头一边想到了那件还挂在自己衣柜里的小号蝙蝠侠制服。他想不会有人比Wade更好了,也不会有人比Wade更坏更差劲了。
  没有人比Wade更特别了,Wade还会勾毛线袜子呢,Peter拧着眉毛想道。
  寒假就在Peter接着上街当义警中一天天过去了,Peter自己想了挺多有的没的,甚至还想过如果自己是成年人有工作,或者和Wade睡过觉会不会有变化。而这些乱七八糟的自我厌弃内容很快就在回忆起Wade的缺点时变了质,一股脑汇成了一个念头——他前男友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还是个杀人犯。
  有时候Peter发现自己在心里习惯性数落Wade,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觉得自己简直丑陋极了。可他仍然停不下来,好像不怪点什么就过不下去似的。
  Peter的日常低气压自然影响到了Ned,Ned课后和他窝在小房间里研究改进战衣程序,问他到底怎么了,Peter没有办法就把事情告诉了他唯一的朋友。
  Ned(此刻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嘴里一开始含着一根薯条了):等等,等等Peter,我再确认一下,你刚才讲的那个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你的前任,是那个DEADPOOL是吗?就是用双刀的那个特别酷的雇佣兵?
  Peter:天呐我还要跟你说几次……就是那个Deadpool,没错他用双刀,以及很错他挫爆了,各种意义上的。
  Ned傻笑:Awesome!你还和他上过床?
  Peter:What? No! 我是说他长得像颗暴力融化的牛油果!
  Ned:管他呢,要是我也死不了别说像牛油果,像榴莲我都愿意。你们酷毙了好么!穿着紧身衣上街约会肯定有人疯狂推特你们!
  Peter撇着嘴坐在一边,玩着手里的战衣手环:Spiderman不会和雇佣兵一起上街巡逻,Ned,我是Spiderman。
  以及Deadpool也不想和蜘蛛侠一起上街,Peter这样想着,低头蹭了蹭鼻尖。
  Ned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他:不过你们是怎么分手的?
  Peter:什么分手?是我甩了他!
  Ned转转眼珠:Okay……那么因为什么你甩了Deadpool?
  Peter几乎要脱口而出Wade的一大堆缺点,年纪大脾气差,还有什么诡异的大人情节,仿佛不说出来或者假装一点也不在意就很酷一样,可是话到嘴边上又被他吞了下去,故作轻松地摊摊手说:因为他是个雇佣兵,随便乱杀人——哦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杀的都是坏人——我觉得他这样不对,他不能杀人,这是犯法的,他不听我的,就把我……我就把他甩了。
  Ned一脸费解:总结一下,就是你很酷地和Deadpool谈了恋爱,然后你很酷地发现他是个不正义的雇佣兵,然后你就很酷地把他甩了?
  Peter抿嘴:Errr...yep?
  Ned摊开手:那你为什么难过得像是他甩了你?
  Peter瞬间炸了:什什什么?是我甩了他!好吧是我们互相甩的……天呐我到底还需要向你们解释几次,我这辈子都不想提什么操蛋的雇佣兵了。
  Ned:嘿,嘿,注意语言。(想了想又继续低头摆弄电脑)无意冒犯,Peter,不过我觉得你对你前男友可真不怎么样。
  Peter鼓起腮帮子瞪Ned: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Ned一边敲代码一边认真随意地说:你不觉得吗?你可以当Spiderman,他却不能当Deadpool?你们超级英雄谈恋爱都是要求另一方当全职妈妈吗?
  Peter:嘿!根本不是这样好吗!他是个雇佣兵!他的工作就是杀人!
  Ned:呃……其他的什么兵就不杀人吗?
  Peter:他不合法!
  Ned疑惑:那你合法吗?
  Peter:什么?
  Ned:就是你当Spiderman,在街头抓小偷什么的,你合法吗?
  Peter又好气又好笑:Spiderman打击罪犯,保护大家的安全,这还不合法吗?
  Ned:你知道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别生气Peter。(有点试探性地看他一眼)不过你知道那些事都是警察该干的吧?法律规定,对吧?也就是说就连你把他们捆住,严格意义上来说,都算是侵犯人权。如果把你归到警察里,那么你显然没有按法律流程抓人——别这么看我,我看过很多刑侦电视剧——算是违规,对吧?如果把你算到平民里,那么你的行为就是犯罪;如果把你算到超级英雄里,那么你还没签协议,根本不是复仇者。
  Peter几乎是立刻就想反驳,Ned先一步打断他继续说道:等一下,你听我说,Peter,你觉得这不算什么,可是要是按法律流程走的话,你抓的罪犯完全可以就这个漏洞起诉警局。如果我是警察局,为了最大程度保证罪犯能伏法,我就会把所有程序中不那么正义的地方推到你身上,那你就直接从好邻居变成罪犯啦,Peter。到时候普通人才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你想保护的人民都会谴责你,甚至会搞点什么游行之类的,要求你出来认罪,就跟美国队长一样……我说,你想过这些吗?
  Peter不知心里是惊诧还是气愤的情绪更多,抿着嘴唇说不出话。Ned灵活地敲电脑,又换回了平常开玩笑的口吻:嘿兄弟,我吓你的,想这么多干嘛?大家现在都爱你,我还赞了好几个你在楼顶翻跟头的推呢!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矛盾根本不适用到这儿来,没发生的事儿想它干嘛?
  Peter把脸埋进双手深深地吸了口气,苍白地说:我,我没办法不去想你说的话,我不想给你们带来危险。我只是想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如果你明明有能力做点什么却不去干,那么当那些坏事发生,全都是你的责任,不是吗?Ben叔叔……
  Ned抛下电脑,凑过来搂住Peter的肩膀:嘿,嘿,Peter,你不能什么都怪自己,兄弟。向前看吧,你总得向前看。如果你觉得什么事情是对的,就去做它,我们永远都支持你。
  Peter都快被他感动哭了:谢谢你,Ned,你真是个好朋友。
  Ned傻笑:所以你其实还爱Deadpool是吗?
  Peter:不是!!!!还有我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Ned望着他叹了口气,抱起电脑:那我确实有个别的名字给你,“Essex Industries”,听过吗?你看,接收你装在那些卖药的流浪汉身上的追踪器信号,然后在这里通过算法修正坐标路径,看起来这些人全都去过这个地方。
  Peter猛地想起了Wade捡起的名片,跳起来就要换衣服:Essex!就是这个!Ned,你能黑进他们的服务器里吗?
  Ned:冷静,兄弟,我不能就这样在你家用笔电黑进去,一个小时你家楼下就会围满警车的。
  Peter:Come on, Ned! 求你了,技术顾问!
  Ned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无奈地翻个白眼:Fine…明天,我可以用学校机房的服务站加密。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后勤加特工行动,Peter在Essex工业的地下三层发现了假药品作坊,立刻报警并用Karen拍下罪证等待警察来查封。与此同时Essex工业的老板Jack(原创小反派,原作里的真反派蝎子请留给电影拍吧hhhh)破解了Ned的加密直接去学校抓了他,并且从无线电信号联络Peter,以Ned为人质约站Essex工业顶楼。
  Jack本身是个不能熟练运用能力的变种人,在纽约之战中取得一小块外星能源植入后颈,获得辐射爆炸性质能力,并雇佣了两个越狱出来的变种人,一个身体力量强大并能一定程度操纵身体周围大约两米的重力,一个武器精通能在微小距离内瞬间移动。Jack通过药贩子在学生中打听蜘蛛侠的情报,想把蜘蛛侠的力量收为己有。
  (我也不知道我写上面那一整段话有什么用……请脑补精彩激烈的打斗过程并且我们的小蜘蛛一开始被打的很惨。)
  就在Peter被打趴在地上,由于重力和战衣破损爬不起来,又不肯投降,眼看着Ned就要被Jack用激光割开之际,众人身后十米处突然传来了扩音器的声音。
  Wade:喂喂喂?(拍拍话筒,一阵刺耳的声音)喂喂喂?听得见吗?我的天呐讲了一整集Spidey的心路历程我都快憋死了,想我了吗宝贝儿们?
  哥特少女Warhead“ew”了一声,把手机放进包里,嫌弃地看着Wade:声音调小点,我要聋了。
  钢力士Colossus:你至少应该说明来意,Deadpool,对陌生人打招呼太热情会使人反感。
  Wade眨眨眼,深吸一口气更大声地喊起来:你好,Jack!由于这篇脑洞实在太长了后面还得塞我和我的小朋友谈恋爱的部分,就让我们跳过自我介绍,直奔主题吧!
  Warhead:哦真是够了,你有哪次直奔主题过?
  Colossus:救人要紧,我们应该先把未成年人带离这里。
  之后就是从势均力敌到占尽上风的战局,武器精通变种人基本被Wade•真•武器精通•Wilson打出屎来,Colossus和Warhead把重力变种人解决,Spideypool夫夫联手把Jack打爆粘在墙上。Jack还在妄图用激光切割蛛网逃脱,由于角度问题他并做不到,看起来只是在疯狂乱射。
  Warhead一边低头刷推特一边灵巧地躲过Jack的射线乱流:我们到底为什么每次都在救他的女朋友?
  Peter将Jack的手彻底束缚住尖叫道:I'm not a girl!
  Colossus把昏倒的Ned扛在肩上:好吧,我以前以为女孩子都有胸的,可能是我想错了。
  Wade:嘿,嘿嘿,等一秒钟,他不是我的女朋友,我甩了他好么?
  Ned突然醒过来:我就知道!Peter!我就知道!
  Jack动弹不得又不能释放射线,突然大吼一声浑身发光。Peter知道能源要爆炸,情急之下只来得及大喊一句“快跑”便被Wade扑倒在地紧紧抱住。一阵耀眼的光芒过后,能源暴走结束,Warhead和Ned被钢力士用身体挡住,三人毫发无伤。Peter长出口气,只觉得脚踝被灼伤了疼得要死,睁开眼发现Wade被射线拦腰切断已经没气了,胳膊还紧紧地箍着他。
  Warhead:Eww...我觉得我有段时间不想吃刺身了。
  Colossus捂住Ned的眼睛:为你默哀,Deadpool,虽然我知道你很快就能醒过来感受我的哀悼之情。
  Wade猛地吸了口气:我确实能。(松开Peter翻个身把自己下半截接回去,躺在地上喘气)哦他妈的,哦耶稣他妈的基督啊,我今年的处女死,就献给这个卖假药的Sex工业了。
  Colossus:注意语言,Deadpool。
  Wade哈哈大笑,边从死亡状态恢复边意识到Peter躺在自己身边毫无声息,连忙问道:Spidey?你还好吗?
  Peter躺在地上一言不发,只有胸膛上下起伏。Wade伸手戳他的胳膊:你睡着了吗,亲爱的?
  Peter被戳了也没反应,只是呼吸更急促了。Wade吓得赶紧爬起来,刚揭开蜘蛛战衣面罩一个边就摸了一手的眼泪。
  Wade叹了口气,索性也不去揭了,只是轻轻地揽过Peter的肩膀想把他抱住。Peter哭声渐渐抑制不住,小声地呜咽着,狠狠捶了Wade几拳,又伏进他的颈窝哭泣,紧紧地按着Wade肩膀不撒手。
  Colossus:哦……你看他们多么甜蜜。
  Warhead沉迷刷推:Uh...我是不会看一个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如何长在一起的,你还是自己看吧。
  Ned抹了把脸傻笑:Wow, awesome!
  

彩蛋一:
  春天加花园加派对等于May和Chris的订婚。
  May看着Wade的脸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闭眼定了定神才接着伸出手去:很高兴认识你,Wilson先生。
  Wade亲切地同她握手:叫我Wade,你一定就是May了,美女!婚姻的坟墓里一定有很多行尸走肉期待着你这位漂亮的女士加入俱乐部!
  May立刻抽出了手:Peter!我们需要谈谈!
  Peter:Wade!!!你就不能有一会儿闭上嘴吗?!

彩蛋二:

  ESSEX工业制造假药兜售给未成年人!
  物证在地下三层。
  人证在纸条下面。
              你的 友好邻居 蜘蛛侠
             以及 死侍和他的朋友们:D
  

其实我对超英这种职业的理解特别我流双标,一方面对虚拟人物抱以非常崇高的敬意和热爱,但如果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张嘴吃药好么hhhh。我觉得这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符号,一种浪漫情怀,一种孤胆英雄主义精神,或多或少带着点子悲壮色彩。讲道理我这篇脑洞想写的题材其实是挺老套的“英雄下凡”,摘下面具的人生和或多或少的性格和三观弱点什么的,体现在大贱小虫这对cp就特别明显hhh。我菜得抠脚,写不出这种强烈的明暗碰撞,如果大家能从对白里感受(并脑补)出一些的话,我就觉得这脑洞挺成功的hhhh。
于是我在梦里写完了这四百万字同人,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咱们下期节目再见(抱拳拱手)
(PS有生之年可能会写别的吧……)
(PSS原始人今天也没学会怎么搞链接(눈_눈))

 (2017.12.20PSSS原始人今天会搞链接了!)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