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gamquick】Nowhere Left to Go(PWP)

大家好
只有在考试之前才能知道自己心里最爱干啥……我觉得我堕落了,满脑子只有开车
下个系列,下个系列一定更邪教了,我对灯发誓
新人产牌快粮,对两人经历了解大多来自百度百科,ANXF背景,大概是个非典型双向暗恋先上车后恋爱的俗套故事
预计PWP中篇,章节数目不定,每章字数不定,更新周期不定,我就管它叫字母系列了
让我先背起盾牌教育一番:
  请未满17岁的朋友直接返回,不要阅读字母系列。爱情并不总是美好又理想化的,也不是只有这一种表现形式,tag里也有很多非常棒的其他类型文章。还是希望咱们未来的花朵能够先有成熟的三观再来有选择性地接触车。比较啰嗦,想尽可能地为自己的文字负责,如果这段废话能起到一丁点作用的话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抱拳拱手)。


 

Nowhere Left to Go

 

百里赵四

 

  Remy正在认真思考眼下的状况。

  他知道Pietro有很夸张的新陈代谢能力,简直就像是每秒身体里都会换次血一样(这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因为速跑者的实际身体素质只会比他的形容更夸张),所以按道理来说,没有什么酒会让对方变成这样——面色绯红,语调软糯,坐在吧台边上满眼朦胧地同一位完全陌生的淑女(至少对Remy来说是位陌生的淑女)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Remy现在能对手里这杯淡琥珀色的龙舌兰发誓,他看到漂亮的淑女额头冒出了不那么漂亮的青筋。

  他猜想没人希望在美好的周五晚上被不怎么对付的同事撞破自己在用不怎么光彩的手法泡妞(他已经开始认定Pietro是在装醉了),因此非常罕见地,大名鼎鼎的Gambit只是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在Quicksilver注意到自己之前潇洒地付钱离开了。

  后来Remy换了家酒吧打牌的时候总是觉得很难受,打赢扑克没有拿钱的那种难受,看见奇珍异宝没有偷的那种难受。他觉得自己没有在刚才那个时候跑出去戳穿Pietro真是人生一大憾事。他看着手里的同花顺,满脑子都在想Pietro被泼了葡萄酒之后浅红色的液体顺着对方轮廓分明的脸颊蜿蜒流下的样子。

  然后他扑克就炸了。

 

  “醒醒。”

  见人哼哼唧唧地躺在巷子里没什么反应,Remy耐着性子又善意大发地踢了自己关系最“好”的同事腰侧一脚,而后蹲在男人头边上伸手戳对方的脸颊。“醒醒,Pietro,别跟个苹果核一样躺在垃圾桶旁边行吗?”

  Pietro眼睫颤抖着,勉强将左眼睁开一条缝隙,蓝色的眸子里盈了水雾,仿佛好不容易才聚焦似的。

  “Remy……”

  这可真是个新奇的体验——他听到过对方口中冒出的怒气冲冲的“卡津佬”,听到过揶揄的“LeBeau先生”,更常听到的是公事公办的“Gambit”,而此刻Pietro小奶猫哼哼似的喊他的名字显然不在刚才那个清单上。(其实也没有特别像猫,他自己养猫,叫声要清亮可爱得多,男人的声音总归是有些低沉的,只是刚才那个那个声音无缘无故地让他想到Figaro还小的时候。)

  “Remy……”Pietro完全睁开了眼,躺在地上直勾勾地盯着Remy,那两道凌厉的眉也软化下来,(这下他真的能确定对方喝醉了)“Remy……LeBeau……”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Remy手上使出几分力气,在Pietro饱满的额头上戳出了个红色的指印,“你醉了,Speedy。自己能起来吗?”

  Pietro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暗巷光线下的眼瞳像深海色的玻璃球,里面盈满了城市霓虹灯的光影。他居高临下地盯了这双眼珠十来秒才发现自己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不由得自嘲性质地干笑几声,站起来潇洒转身,走之前还就这么背着身子挥了挥手。

  “祝你和垃圾桶有个美好的晚上,我亲爱的。”

  深棕色的布洛克皮鞋踩着节奏撞击地面的声音渐轻,最后止于巷口——

  “Remy……”

  ——他停了下来。

  “Fine. ”Remy浑身僵硬地倒退回原地,弯腰拉住Pietro的胳膊架在颈后,“我警告你,如果你吐在我身上,我就去跟危境说你想为她充实一下,你懂的,‘经验’。”

  事实证明醉酒并没有影响Pietro的某些能力(但没被影响的能力里肯定不包括直立行走)。“我以为……Gambit才是最合适的导师?”

  “闭嘴吧你。”

  Remy无奈望天,踉跄起身勉强扛住死沉的醉酒青年。后者紧紧挂在他身上,又软又烫的脸颊贴着他,还不时散发出酒的香气(至少对Remy来说是香气);两英寸的身高差在此刻就显得格外多余,Pietro只有前脚掌能碰到地,而且使不出任何力气。青年下意识地将另一只手也搭在Remy肩上,似乎是想要借力站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处于怎样暧昧的状态。

  是的,脖颈两侧的压力和Pietro近在咫尺的红唇都指向同一个事实:Pietro Maximoff,大名鼎鼎的Quicksilver,搂住了他的脖子。

  Remy盯着湿润的,带着不自然酡红的双唇看了片刻,又将视线上移,与那深海般的眸子不期而遇。Pietro略微仰头盯着他的眼睛,无意识地舔舔嘴唇吞咽一下,仿佛还在思考为什么Remy会离他这么近。“Re……”

  他突然有个念头——不能让Pietro把话说完,不能让青年完整地说出什么来,也不能再喊他的名字。

  他不知道这瞬间蹦出来的奇怪念头从何而来。它们只是就那么出现了,挤爆了他的脑袋。他觉得现在是个非常棒的时机,而对于贼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握时机。

  所以他低头,堵住了Pietro那张柔软湿润的嘴唇——用他自己的嘴。

  补档补到昏厥

 

 例行不看也罢Notes:
1.我居然是听着“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写完的这辆东风大卡……BGM 好梦如旧,中间还听了一段爱殇,惨的一匹……
2.给纯肉文debug真难受,自己写的自己看就很没有感觉,看不下去hhhhh
3.人生中第一次写攻视角,简直TMD想像文学,卡文卡到飞起,佩服自己充沛的想象力(눈_눈)

2018.01.07:4.申请ao3账号了,申请下来之前最多把这系列写完,不会再开连环车了……石墨不行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心口疼痛

好写吧……说真的为啥一个无脑PWP还要想办法丰富人物形象啊摔!

 

评论(4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