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gamquick】What We Leave Behind(PWP)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字母系列
没什么好说的,上火车吧
前篇指路:Nowhere Left to Go
惯例背盾:请未满17岁的朋友直接返回
以下正文

 

 

What We Leave Behind

 

 

轩辕铁柱

 

 

  说真的,Pietro不太想面对现在的状况——荒郊野外,Snow见鬼的传送器又一次出了问题,地上还有刚刚被Danger打成一摊肉泥的巨型怪兽,以及靠在树旁同样没被传送回企业的Gambit——棒极了,谁知道这些是怎么组合在一起的?还有如果他非要和某个同事放在一起的话,他能选Lorna吗?要知道,关于他加入全新X因子的动机还有一些误会需要解开……实在不行的话,能换别人吗?就别的人,只要不是这一个,别的人,随便别的什么人就好,怎么就这么巧是Gambit?他要是能跑起来,现在早就跑得没影了。

  可问题是,他不能。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就是不能。

Pietro有些烦躁地将头发用手拢住向后捋去,又抱着胳膊在原地走了几圈,中途停下来忿忿地踢了一脚树,又在缤纷落叶中继续来回走着。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也不知道该死的传送器什么时候才能充能完毕,只好来回晃悠着生闷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不过他知道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在生他自己的气。

  ……三次。

  他被按在巷子里做了三次,还是按对方数的。

  有些事情酒醒了之后甚至能比当时记得还要清楚。当他在薮猫工业宿舍里醒来发现自己躺在Gambit旁边时立刻在0.00034秒内逃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其中有0.0003秒是在保持震惊——他终于疯了,真的,他疯了才会和Gambit搞在一起,那个GAMBIT——他在那些时间里体会到了什么叫永生难忘刻骨铭心的后悔。相信Pietro,他人生中已经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列进这个清单里,不需要再多这一件了。

  他忐忑不安地在宿舍里过了几天深居简出的生活,每次见到Lorna都有新的愧疚感从心底油然而生,生怕对方操纵着所有厨房刀具把他赶出去。然而他最终意外发现对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也许那天晚上对Gambit来说也算是个人生污点,毕竟对方可没有喝醉,不是吗?为什么……

  “你能停下吗?”Gambit无奈地扶额叹了口气,抬手制止他,“听着,我们只是做过一次,没必要把事情搞得这么情绪化,好吗,Pi——Quicksilver?”

  三次!那是三次!

  他还说了很多丢人的话!

  Pietro强行压制住心底的反驳欲望,尽量保持正常地挑起眉毛说道:“我觉得你看起来更在意,Gam——REMY,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把事情搞得这么情绪化,行吗?”

  “哦,所以是我的问题?”Gambit挂着自己惯常的嘲讽笑容走近他,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内心警铃大作,“认真的?我们一定非得这样争来争去吗?”

  “是你先惹我的。”Pietro不甘示弱地歪着头瞪回去,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在强词夺理,“也许我们应该保持距离——”

  他话还没说完,Gambit闪电般出手握住他的髋骨把他带进自己怀里,不留一丝缝隙地紧紧贴着。他控制不住地倒抽一口冷气,手隔着紧身衣薄薄的布料抵在对方的弹性十足的胸肌前,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别开了眼。“放开我,Gambit!”

  “听起来真耳熟,Speedy。”Gambit以相当暴力的方法单手把他的耳机拆了下来,远远地扔到了一边;右手上移握住他的腰肢狠狠捏在手里,力道堪比刑讯拷问,“也许我们应该聊点别的,比如,你的能力去哪了?”

  “Gambit!”

  “回答我的问题,你的能力去哪了?”Gambit捏着他的腰迫使他贴的更紧,右手在他的腰臀部位逡巡着,带有相当程度的威胁性和暗示性抚摸着那两处小小的腰窝,故意凑在他耳边低语,“别想瞒我,在战斗结束之前你就不再移动了,Pietro。我猜我们之前那次……你也失去了能力,是吗?”

  见鬼的直觉!

  为什么这个盗贼头子总有这种见鬼的直觉?

  Pietro刚把手从对方胸膛前拿开,还没来得及捏紧拳头,就感受到男人宽大的左手捞住了他的后颈,示威性质地迫使他仰起头对视。Gambit的茶色眼镜在刚才的打斗中不知遗落到了哪里,反色眼眸中猩红的瞳仁宛如魔鬼一般直勾勾地盯着他。他莫名有些心悸,下意识垂下眼帘又立刻瞪大眼睛,强撑着同男人对视,讽刺地道:“有趣的猜测。不过我建议你赶紧和Snow搞好关系,鉴于你已经两次因为睡了他妻子没被传送回公司了。”

  “你说得像我睡了他妻子两次一样。”Gambit不耐烦地眯了眯眼,忽而坏笑着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俯口说道,“然而实际上……还没有和你的时间长……”

  Pietro抓住机会狠狠砸了对方肌肉紧实的腹部一拳,并趁男人吃痛松手的时机跳到了旁边,恢复之前抱着胳膊的状态冷冷道:“这里有人想听你说话吗?”

  “重在参与嘛,PIETRO。”Gambit咧开嘴给了他一个露出牙齿的假笑,眼中燃烧着某种程度的愤怒。他心里暗叫不好,第无数次开始祈祷自己的能力能在接下来的0.0001秒内完全恢复,不不,1.0000秒他也可以接受,但不能再晚了——因为他看见Gambit从夹克兜里迅速摸出一把扑克,瞳仁红得像能滴出血来。他早知道自己留在X因子迟早得和Gambit打一架,可是能力完全丧失可不在那个计划里面。

  “听着,我们得——”

  Pietro话还没说完,Gambit已经把扑克牌散开封住他所有退路。他别无选择,只得捏紧拳头直冲男人面门。Pietro对自己的力量和近身格斗能力有相当的自信,可是在低速世界里他经验并不如Gambit丰富,更别说还有些不太能忘记的破事一直在他脑海里打转,烧得他有点发怵。他攻出的直拳很快被Gambit不知从哪变来的棍子格住手腕拧到他背后,六英尺二英寸的男人紧紧贴着后背把他压在树干上,呼出的热气几乎在他后颈点了团火,直直烧到心窝里去。

  很显然,他身后这具火热躯体的主人不太愿意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扑克牌在他周围一两米的地方连环炸了个尘土飞扬,很直白地展示了刚才那波完全是来真的,他都没法想象如果自己选择跑路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谈谈!Gambit!放开我!我们谈谈!”

  “我们可以一会儿再谈。”Gambit贴着他的耳根咧嘴笑开,左膝硬生生从后侧挤进他的腿间,肆意摩蹭敏感的大腿内侧,“从你穿上这身衣服开始,我就在想……怎么把它脱下来,我亲爱的Pietro。”

 

  愿天堂没有补档

 

 

 

 

 

 

例行不看也罢Notes:
1.写上一篇时我的心情是这样的:2000字(该开始了吧)——4500字(不容易好像该进去了)——6500字(还没开始……你们他妈的中间那4500字在干什么哦我的兄弟)——8000~9000字(惊了,这么持久的吗)——10000字(我终于写完了……写完了……)
2.写这一篇我的心情是这样的:8000字时:你们还打算开车吗兄弟???
3.写车被自己笑死hhhhh幼稚鬼谈恋爱
4. 2是德州扑克里最小的牌,不分花色

5.尝试了一种新的写法,写的时候蛮开心,debug的时候嫌弃死hhh写的什么玩意儿,希望以后可以慢慢练出笔力


下一章草稿早就写好了(可以说写字母系列都是因为我想写下一章hhh),不一定什么时候写,看我心情吧,【潇洒.jpg】

 



 

评论(8)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