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gamquick】勒博先生和他的老公

大家好

在夔冥太太的熏陶引导下我决定写点无脑甜hhhh整天苦大仇深的我自己也看不下去了

末日AU,巫师Remy x 精灵Pietro,我流与私设齐飞,ooc共逗比一色,不讲道理且三观不正的爽文,一发完

以下正文

写作bgm-爱殇

 

 

勒博先生和他的老公

 

 

百里赵四

 

 

Summary:黑森林里住着个友善的勒博先生,而他有个不那么友善的丈夫。

 

 

1.

  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周围一片死寂,巨大的压力覆盖全身,并且他不能呼吸,并且他感觉有小虫子在他妈的疯狂咬他的脚趾窝。

  然后他听见非常细微的类似破冰的声音,直直从自己头顶上传来,紧接着身上的压力从中间向两边逐渐消散。慢慢的,他的手能动了,脚能动了,温暖的阳光倾斜下来,微风吹拂他散乱的额发。

  “别睁眼。”一只来自男人的温暖的大手从上面盖住了他的眼睛,“起来,Remy。”

  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躺在土里,腐朽和尘土的气息冲进久未使用的鼻腔,再次工作的心脏在胸腔中生涩跳动。他随着那只手的动作坐起身来,被捏着脑袋带回了人世间。

  男人用一种近乎咏叹的语调,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良久,他感觉到对方隔着自己的小指,用力亲吻了他的额头。

2.

  重新盖一间木屋对现在的他而言并不难。

  他挥挥手,焦土间的碳痕便拔地而起,黑森林变回了黑森林,而眨眼间木屋从空气中波纹状浮现,里面一切物什光洁如新。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得到的这些能力,可操纵元气的方法就像刻在他血液里,在需要的时候就那样自然而然地跑了出来。

  而立在一旁的银发男人——Pietro,这还是当年他起的名字——对此显然毫无惊讶的意思,精灵仍旧像从前一样戴着兜帽挡住自己尖尖的耳朵,就像真的还有人会进来看到他们两个似的。Pietro抱着胳膊,左手无名指上那个由他雕刻的凤凰木戒指还在黑油油地泛光。

  好吧,他怎么记得,那应该是个食指戒来着?

  察觉到他的目光,Pietro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又不自然地将左手向臂弯里埋了埋。“我没有想过你还会醒来。”

  “哦,是啊,就像我也没有想过自己的墓碑上会有两个名字一样。”他挠了挠头,心里涌过了一些想法,很快又都随着摇晃的斑驳树影逸散在阳光下。他盯着精灵近乎完美的侧脸看了片刻,突然觉得也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让你知道一下,”他眨了眨眼睛,“虽然你事先没征求我的意见,哦,我猜当时你也没法征求我的意见……不过如果你现在仍然想要个丈夫的话,我不怎么介意。毕竟可能现在全世界也没几个人了。”

  闻言Pietro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憋了半晌冲过来飞起一脚把他踹出十几米,连树干都被撞断了几条。

 “FUCK YOU, Remy, ”Pietro恶狠狠地叫道,“FUCK YOU. ”

3.

  没两天他俩就因为日子过得实在太无聊,干脆就把卧室的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然后把婚给结了。

  没什么亲朋好友来参加。Pietro的老家在银河外,他当巫师公会头子那些年的老朋友们也都不知生死。毕竟他妈的全世界都核爆了,能有个地方活着就不错了,谁还有空参加他这个入土五年的王八蛋的婚礼?

  可是堂堂婚姻大事,一个人也没有实在是寒碜,他左思右想一拍大腿,直接从冥河抽来了自己养那三只小猫的灵魂。于是他的伴郎是Oliver,Pietro的伴郎是Lucifer,剩下的Figaro委屈委屈蹲在桌子上不能动,就当是证婚人,呃不,证婚猫了。

  Figaro一叫他就装模作样地悄悄拽Pietro的袖子。“Figaro神父说什么呀?”

 “不知道。”Pietro捂着嘴小声地回答他,仿佛他们真在进行一个非常严肃的仪式似的,“可能该伴郎致辞了。”

 “可能吧。”他觉得这说得很有道理,捅了捅Oliver的肚子,“嘿,老伙计,你跟了我们俩这么久,说点什么吧?”

  Oliver喵喵叫了两声,拿自己的小脑袋蹭他的手掌,好像自己真的还能感受到主人的温度一般。

  Pietro拿手肘撞他。“你的伴郎说什么?”

  他回过神来,凑到精灵那雪白又精致的耳朵边上说悄悄话。“咱们体面的Oliver先生说我是个好人,说祝贺你在Midgard找到了万中无一的我做你的永生挚爱。”

  Pietro怒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眼眶却先红了起来。

4.

  他俩正式结婚的第二天,Pietro截了几截黑木,雕了三只一模一样的小猫;又用自己猎来的变异鹿血做心,鹿皮为毛,将那诡异的猫偶清洗干净放到了他的实木工作台上。他熬了三大锅魔法颜料,一只扔进灰色锅里,一只扔进橘色锅里,一只扔进白色锅里,又挨个对着它们吹了口气,便又盖上锅盖让颜料继续沸腾。

  “糟了。”正吃着烤鹿肉呢,黏黏糊糊坐在他身边的Pietro突然蹭的跳了起来,“我忘记刻会动的眼珠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思索片刻,出门去把鹿头拾了回来,借精灵的小弯刀剜出了那双晶亮的棕色眼珠。他轻轻一挥手,眼珠变做小小的三双,又自己投进了锅里。“只是此后它们三个用同一对眼珠,可能得适应一下到底哪些东西是自己看到的了。”

  那天傍晚时分,三只活生生的小猫拱开石头锅盖跳了出来,连Lucifer四爪上的白毛都与在世时一般无二。Pietro老觉得是自己的错,仗着自己速度快跟在小猫们屁股后面,看谁要跌跤撞头了就扶一把。

  他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看得好笑,枕着胳膊喊自家这个保护过度的猫爸爸。“你这样跟在后面,它们谁还能学会正常生活?”

  在残阳的一片暖黄中,银发精灵停了下来,冰蓝色的眼珠里像是盛着两滴春日的天空。

  “我当时不能救它们,也不能救你。”Pietro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抿了抿嘴唇,又说道,“可是现在不一样。”

  他想说“我不用你救”,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最质朴的情话,俗得他自己都脸红。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他听见精灵用自己漂亮的声音回复道:“我知道,Remy,我知道。”

5.

  这事其实他不强求。

  Pietro的成长环境非常艰苦。据他了解也不是每个精灵都这样,就Pietro特别惨。他把这个精灵从其他世界召唤来的时候还是刚被巫师学院开除的混子,而对方也不过将将成年,对情情爱爱的事一窍不通。

  可是精灵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他进了盗贼公会,Pietro就跟他一起偷东西;他被国会封为爆裂法师,Pietro就跟他一起打领带;他当了巫师公会的会长,Pietro就跟他一起吊打四方挑战者;他在黑森林里归隐,Pietro就跟他一起种菜打猎。

  后来他死了,Pietro把他埋在黑森林里,歪七扭八刻了块碑,然后用精灵的那套调来水晶元素封闭了自己的形体,镇在他的坟墓边跟他一起长眠。

  他能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见的是核爆遗迹,再一偏头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大得令人难以忽视的碑文——Remy & Pietro LeBeau.

  精灵拥有永恒的寿命。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正儿八经死透了,Pietro能在那里睡到什么时候。也许沧海桑田,也许地球毁灭,可能精灵什么时候再醒来发现自己飘在太空里,亦或是在拍卖会上被小木锤敲开,这都是说不准的事。

  他从没听过Pietro说爱这个词,尽管他很早就教过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可这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了,他爱Pietro又不是因为Pietro从来不说爱他。

  他爱Pietro是因为Pietro真的爱他。

6.

  “我们去度蜜月吧。”

  见他捏着Oliver的小爪子玩没有反应,Pietro一翻身骑到他肚子上,175磅的活肉直压得他惨叫一声。

  “蜜月。”精灵越过Oliver凑到他面前偷了个吻,继续不依不饶地道,“是你说过结婚应该度蜜月的。”

  “哦亲爱的,那时候我可能还没有16岁呢。”他把灰猫放在一边,又捞小猫似的捏着Pietro手臂内侧的软肉把玩,“再说了,去哪?这个岛那个岛的早就沉了,稍微有点名的地方都吃过氢铀弹,你想去哪看人形碳痕?”

  “好吧。”Pietro下巴都要撅到天上去了,垂下眼帘生闷气,连带着坐在他身上也不老实,蹭来蹭去差点没把他这个未老先衰的弱鸡巫师压吐血,“我不管,我想要蜜月。是你说结婚应该度蜜月的。我们结婚了,我们要度蜜月。”

  “你简直是个孩子。”他无奈地按住精灵劲瘦的腰肢,耐心地解释道,“难道我们现在不算在度蜜月吗?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两个都没有工作,住在没人打扰的地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能度一辈子的蜜月。”

  “一辈子?对人类来说吗?”

  他叹了口气,坦坦荡荡地直视着Pietro的眼睛,坚定地道:“你的一辈子。”

  闻言Pietro高兴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却还是佯装严肃地使劲抿着嘴,努力让嘴角下沉,郑重地说道:“你不能骗我,Remy,你也不能再死了。说是我的一辈子,就是我的一辈子,差一分钟差一秒钟都不算数的。”

  “咱能少看点那些gay里gay气的电影吗?”他举手做投降状,“是的,是的,咱们就度蜜月度到宇宙毁灭,怎么样?满意了吗,我亲爱的LeBeau先生?”

  Pietro绷着脸亲了亲他的额头。

 “LeBeau先生很满意,LeBeau先生。”

7.

  Logan找上门来的时候,Pietro差点没一刀捅在这个毛茸茸的兄弟肚子上。

  “Pietro,这是Logan,A.K.A.兽人法师Wolverine。”他不动声色地把Pietro拉到自己身后,想给男人戴上兜帽,不料Pietro硬仗着力气大把他拉回后面去,用自己挡住了Logan盯着他眼珠不放的视线。

  “我是他的丈夫,你敢碰他,我就要你的命。”

  精灵用自己一贯优雅的声音把这句话说得杀气十足,他完全能想象到Logan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精彩。

 “喔,放轻松,伙计,”Logan高举双手,“我可不是坏人。我……”

 “人类都是坏人。”Pietro直接将对方打断了,他看见精灵的肩背绷得紧紧的,随时准备暴起发难,“你们都是坏的。Remy——我的丈夫不想帮你们打仗。”

  Logan似乎被气笑了,见无法同精灵沟通干脆直接喊起了他:“Remy LeBeau!躲在老公后面当小甜心的感觉好吗?”

  “还不错。”他摊摊手,歪着头越过Pietro的肩膀看自己这位三十年前关系不错的老同学,“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以及我的答案是不,绝不。”

  “拜托,我就不能只是单纯地来找你叙个旧吗?”Logan给了他一个露出上下十六颗牙齿的假笑,用眼神指了指旁边的树林,“单独谈谈?”

  他知道这事他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把他们这些学院的人说明白了,迟早还得有更多的人破坏黑森林的安宁,只好点点头道:“好吧。”

  可精灵今天死活不愿让他离开自己身后似的,他往左Pietro也往左,他往右Pietro也往右。他心里觉得好笑,干脆做了波假动作绕前一步,又被Pietro紧紧抱住了腰动弹不得。

 “Pi——”

 “别去,你不能去。”

  男人突然的哭腔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Pietro的头埋在他后颈间,小河似的泪水烫得他生疼。

  “别相信他,别跟他去,他会杀死你。你不能去——别离开我,Remy,别再离开我。”

8.

  他还是去了。

  不过和五年前不同的是,Logan不是国会的特务,Pietro也紧紧跟着他身边寸步不离。

  他很想跟Pietro解释一下地球上应该没人能再让他死一次了,可是看见自家老公那个委屈巴巴的红眼圈,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老实说,这很分心。

  Pietro从来不问他关于那场死亡的事情,他也觉得这不怎么重要。至少他明显是镀金升级了,而且害他死的那群人就算现在还活着,也大概是朝不保夕。他是理解不了高位者天天都在想些什么的——世界级核战争?人都死完了,哪怕自己大难不死,还能统治几个人?别的不说,就那些个公路,几个月没人维护也要出问题。反正世界变成这个样子,跟他没有关系,他管不着,也管不了。

  可是他老公就跟他很有关系了。天杀的,他之前还真的以为这对拥有无限生命的精灵来说没有那么重要。Pietro不止亲手埋葬了他的尸体,还和一个死人结了婚,还想和这个该他妈死的死人一起死,而他竟然到现在都没跟Pietro好好谈谈?

  为什么他到现在才发现这个?他他妈的有什么毛病?

 “Remy,抛下和学院之间的恩怨吧,你必须……”

  他听得心烦,直接抬手打断了Logan,说道:“没什么必须不必须的,Logan,我真不敢相信学院到现在还在做穿越时空的梦。这场战争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想打,也不是一个国家两个国家想打,是他妈的全世界都疯了,好吗?拿到时间法师的残卷你们想干什么?穿越到核武器发明之前把科学家都捅死吗?还是更早,让整个世界都停留在冷兵器时代?”

 “你看看我的眼睛,Logan,你看看我的眼睛。我已经不是爆裂法师了,Logan,我看见了死亡……接受现实吧,我的朋友,学院也该从梦里醒一醒了。”

9.

  意料之中的,他和Pietro的对话并没有在赶走Logan之后立即开始。

  不论以前还是现在,Pietro每次碰见两人之间有难以解决的问题就会跑路。他也不知道这精灵怎么养的,跑得巨他妈快,超光速那种快。他从来不找,一来找不着,二来找着了也追不上。他也不着急,就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养神,闭着眼睛感受周围哪些元气是属于Pietro的。

  他打了半天腹稿,直至夕阳西下,才伸手拉住了以为他在睡觉悄悄摸摸亲了他一口的Pietro。“LeBeau先生,我有话要跟你说。”

  偷亲他的精灵立刻红了脸,愤怒地指责道:“你装睡!你骗我!”

  他有些无语,想了想挪出半个椅子来,把人拉到自己旁边搂着腰肢躺好。“我很抱歉。”

  “态度良好,LeBeau先生,我是不是应该给你奖励?”

  他听着Pietro的调侃笑出个气声,直奔主题道:“抱歉,Pietro,为五年前的不告而别。”

  “……”男人瞬间沉默了,挪了挪身背对着他,半晌才有些闷闷地道,“偷换概念,Remy,你怎能用‘不告而别’这种词来形容它?你死了。你躺在土里。你浑身都是血。你浑身僵硬发冷,没有呼吸,没有脉搏,灵魂不在身体里,你去往了我找不到也追不上的地方。你被你肮脏的同胞杀死了,只留给我一具尸体。”

  “Pietro……”

  “我抱着你……我抱着你过了不知道多久。你变得好臭。你不跟我说话。你的灵魂不回应我的魔法。然后你开始变软了……苍蝇一直飞,我很累,我赶不动它们了,可我不能让它们碰你……每天早上起来我看到你,都在想你还会不会睁开眼睛,Remy,如果不是我还能感受到你身上生命元素的气息,我一定会疯的。我会杀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因为他们从我身边带走了你,我只有你。”

  “别说这种话,Pietro,你让我觉得我年轻了三十岁。”他语调揶揄,收紧了抱着Pietro的手,轻轻亲吻精灵细嫩的后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怎么样?要不要和这个世界谈谈判,和解一下?从青春期里毕个业?”

  “我不爱这个世界——去他妈的世界,Remy。是你召唤了我,你需要我,你告诉我什么是美,什么是愉悦,”Pietro转过头来看他,银色羽睫在金色阳光下熠熠生辉,声音里满溢着精灵独有的圣洁和专注,“我只爱你,Remy LeBeau,我只爱你。”

10.

  Pietro的头发长了。

  其实他的也长,不过他一般都不怎么注意形象,头发长了要么就随便咔吃一刀,要么扎起来了事。巫师业界普遍风气还是很注重形象的,可凭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没必要用外表当通行证了,而且实际上现在也没剩几个巫师,他也不用出门去见人。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结婚了,结婚了还瞎捯饬个勺子。就算外表上还是二十郎当岁的样子,可他今年都他妈要五十了,早就没了这种花里胡哨的心思。

  不过捯饬Pietro可不一样,这简直是种乐趣。精灵天生容貌精致昳丽,剪什么造型都好看,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他还当那劳什子会长的时候,每天都把Pietro打扮得相当整洁得体,然后自己穿身旧大衣,围个破麻兜帽上班去,这是他的恶趣味。每当在他人堆里把手搭在Pietro肩上或者腰上,沐浴着周围人复杂的目光时,他都觉得自己相当的——富有,字面意义上的那种,富有。

  在他今天第无数次把手放在Pietro的头上摸来摸去时,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从他的工作台附近拿了块麻布和一把金剪刀扔给他。

 “剪头发。”

  他盯着Pietro额前变长了的两绺呆毛,有些不舍地道:“我觉得可以再过两天……”

  “剪头发。”Pietro挥挥手,木屋旁的黑木就掉下一根枝杈变作靠背椅,自己走到精灵身边求坐,“剪短,你太烦人了。”

  “我可真痛心。”他叹了口气,将麻布抖开围在男人的脖颈上,“紧吗?”

  “还好。”Pietro挠了挠耳朵尖,很快就挺直腰背坐好了,手规规矩矩地平放在腿上,“我以前没有说过,我喜欢你剪头发时的声音。”

  他“嗯”了一声,专注地修剪着精灵柔软的银发,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问道:“喜欢我的声音?”

  “你真的蠢,Remy,如果是喜欢剪刀的声音,我就会说我喜欢剪刀的声音。”Pietro轻轻地笑,“有时候我觉得那五年就像不曾存在过。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所有的愿望都成了真……你笑什么?你觉得我很愚蠢吗?”

  “抱歉,抱歉。我只是突然觉得,魔法真的很神奇。”他收敛了笑意,爱怜地摩挲着精灵的头顶,咏叹道:“有时我看着你,感觉你真是魔法与情感最纯粹的造物,Pietro,你身上汇有这世上最美好且最接近真理的两样东西。每一次看到你,我都觉得我真的是很爱你了,下一秒却又能比之前更加爱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恒的伴侣。热爱你是我这一生中所能拥有的,最美好的情感。”

  “而我也爱你,Remy,”Pietro仰头,同他交换了一个温柔的亲吻,“我爱你,远胜其他。”

11.

  当他在自己随手划出的水镜中看到Wade的那张写意的脸时,心底蓦然有种莫名其妙的“该来的迟早要来”的感觉。

  而当Pietro打猎回来看到Wade立在小木屋门前同他说话,毫不犹豫地一刀就砍掉了对方其貌不扬的脑袋。

  “我……Pietro,你总得讲点道理。”他努力咽下了肚子里一大堆脏话,顾不得鲜血淋漓手忙脚乱地把头安回Wade的脖子上去,“你总不能把每一个来找我的人都砍了吧?”

  “不是每一个。我记得他。”Pietro挑了挑眉,提着鹿相当潇洒地走向一边,“不死法师Deadpool。他很烦,每次都把你的任务搞得一团糟。而且他不会死。”

  他心说是他和Wade一起把任务搞得一团糟,不过管它呢,这可能是某种老公效应吧。他伸出左手拇指,就像抹掉什么脏东西一样抹掉了对方脖子与头之间的缝隙。

  “你敢。”眨眼的工夫Pietro就出现在了他身边,神情幽怨地盯着他瞧,手上还沾着鹿血,“你敢冲他吹气。”

  他也没有办法,向自己手上吹了口气,又在Wade的耳畔打了个响指,不死法师便随着清脆的一响跳了起来,抱怨地揉着脖子道:“Sweet baby Jesus……一刀毙命,正中红心,你给你的家养小精灵吃什么?吃炸药吗?”

  “我是他的丈夫。”Pietro提着刀恶狠狠地道,“我们两个结婚了。”

  “哈——哈——哈!”Wade相当夸张地干笑了几声,飞快说道,“我才不信呢,Remy LeBeau肯结婚?你们两个肯定又在骗我。”

  “这次真没骗你。”Remy得意地挑了挑眉,挥手抹去身上的血渍揽住了Pietro的腰肢,“这是我老公。”

  “哈!哈哈!”Wade皱着眉头看看他,再看看Pietro,又看看他,然后怪叫一声撇撇嘴道,“啊哦,假的,你没戴结婚戒指,Gambit,就这你还想骗我?”

12.

  ……他真他妈的讨厌Wade那个狗娘养的。

13.

  “你听我说,宝贝,你听我说。”他都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第几次想搂住Pietro然后扑空了,无奈地倚着树道,“这种东西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不重要,好吗?结婚的意义在于选择和谁共度余生,而你选择了我,我也选择了你,那些外在的东西都不重要。”

  精灵冷着一张俊脸,“刺啦”一刀将变异鹿彻底开膛破肚,手法之干净利落看得他肚皮一阵幻痛。“嗯,不重要。对你来说有什么事情是重要的吗,LeBeau先生?”

  “你。”他不假思索地道,“只有你,Pietro。”

  “真的吗?我觉得我可能不在那个名单上。”Pietro冷冷说道,“实际上,我根本就不觉得你有这个名单。哦,可能以前还有,赌博,流浪,BBKing,就那些你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我对你来说可一点也不重要,你连死都没跟我打过招呼。”

  他被噎得憋了半天,心说又不是他自己想去死,这事哪有打招呼的?“嘿,我可能没说过,但是我真他妈的爱你,感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我去死了别想我”?这不瞎他妈胡闹吗。

  思前想后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可怜巴巴地望着Pietro银得发光的后脑勺道:“我……我看见了死亡……是真的看见,那就像Wade所说的,是个,呃——女神吧,可能是,我只看到了裹在斗篷里的白骨。在她那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也没有自主意识。然后不知怎么回事,我想起了你。”

  他攥了攥拳头,在Pietro终于肯看向他时下意识偏过头去中抽了口气,尽力回想那段相当糟糕的经历。

 “我想起了你,Pietro,只是你……我人生中的三分之二都有你参与,鉴于我们已经有了婚姻关系,这个比例还会不停增加。你不能认为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没有我在你心中的地位高,我们之间的爱是平等的。也许你我之间的表达方式有所不同,但无需质疑,我爱你就像你爱我那样多。”

14.

  “Wade,你的问题也太多了,能压缩成一个吗?”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他鼻青脸肿的前同事脸上,请相信他,这场景不仅不圣洁,而且非常不堪入目。

  这位肌肉猛男躺在他的门前耍赖,像Figaro一样蹭他的裤脚,伸出两根手指叫嚷道:“别这么无情,Remy!两个!就两个问题!你一定得告诉我答案!”

  “成交。”他无奈地把门打开些,“进来吧,Pietro不太受得了我跟其他人单独说话。”

  “棒极了!咱们抓紧时间!”Wade一跃而起,相当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实木工作台上,“第一个问题,你怎么复活的?简直不可思议,我的朋友,你从死亡女神手上重返人间,掌握了生与死的奥秘,这太奇妙了。”

  “还是老一套,我跟她赌博。”他耸了耸肩,“我的灵魂恢复了意识。在那片纯粹的、由死亡元素组成的空间中,我突然理解了生命元素的本质,二者相互依存,动态平衡,就像你体内的癌细胞和自愈因子一样,那里既有死亡,又有生命。然后我睁开眼睛,看到巨大的死亡女神手执黑镰,深黑色的两个眼洞注视着我。在那一刻,我的意识从灵魂中飞到自己面前。我看到自己的眼珠也变成了同样纯粹的黑色,我看到自己眼中的自己,看到宇宙中无尽的生者和亡灵。”

  “Jesus,你变成了亡灵法师!”Wade简直是在惨叫,“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亡灵法师!”

  “可能吧。”他对这些虚名相当无所谓,指尖轻挑给自己倒了杯水,接过空中飘来的马克杯啜饮起来,“然后死亡指出,我身上拥有本不应属于人类的传承——”

  “——时间法师的残卷!”Wade立刻了然,“老天,你用这个跟她赌博是吗?Remy,这可能是你这辈子偷过的最值得的东西了,妈的,被学院开除都值了。”

  他看了眼被吵得睡不着,穿戴整齐杀气腾腾拉开卧室门的Pietro,忍不住低头笑了笑,又舔舔嘴唇道:“是啊,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偷过的,最值得的东西了。”

  “你们真烦人。”Pietro凑到他身边来,黏黏糊糊地要了个吻,搂着他的腰没睡醒似的直往颈窝里蹭,“你不要跟他说话。烦。”

  Wade看得眼都要瞎了,合不拢嘴地问道:“第二个问题——你们两个真的结婚了?你是不是对你的Pokemon施了什么咒语?我怎么觉得上次见他还不是这样的?这还是那暴躁小甜心Quicksilver吗?”

  他坏笑着点点头,抬起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表示不能跟对方交流,并确保自己无名指上的银色纯水晶戒指能被清清楚楚地看见。

  这可不能怪他啊,他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着。毕竟他可是LeBeau先生的好老公,一个好老公总是会听自己老公的话的。

15.

  “当我窥见那些无尽的奥秘时,我的思绪突然完全放空了。你代替元素的本质出现在那里,然后我意识到,没有什么真理——你就是我的真理。”

  他倚着树干慢慢滑坐在泥土间,心底激荡的情绪在对上那双冰蓝色的眼眸时一丝一缕地消散了,暖意从心口蔓延到全身。午后的日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倾泻在精灵白皙的脸庞,将Pietro照得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这是他的爱人,他的珍宝;是他人生中最熟悉的旅伴,亦是他重返人间的唯一原因——Pietro就是他的命。

  而他的生命真理用魔法调动水晶元素在指尖萦绕旋转,汇聚成银白透亮的指环。精灵单膝跪在他身前,小心地扶着他伸出的左手,眼中凝聚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哦,天呐,Pietro竟然还在等。他觉得自己的老公真是绅士极了。

  于是他点点头,凑过头去亲吻精灵柔软的双唇。

  “咝——太小,太小了,亲爱的!嘿!Pietro!这不能硬往上套,好吗?你得弄个大点的来——嗷!”

 “……这不就戴上了吗?”

 

 

——END——

 

 

例行不看也罢Notes:
1.我觉得我对小甜饼的理解可能有点瑕疵……一口气写完很满意,debug的时候就????这是小甜饼吗????
2.感觉这波离原作漫画人物相差甚远,但性格和行为与私设经历相符,大概算是我自己心里能接受的那种ooc了……
3.又是个故人归的俗套故事……就是想写Remy被结婚和Pietro男友力爆棚,青梅竹马夫夫联手天下无敌双魔法大佬的无脑爽文,溜了溜了hhh

感谢阅读到这里
有生之年,咱们下期节目再见(抱拳拱手)


 

评论(2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