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gamquick】勒博先生和一只老虎

大家好

欢迎收看今天的婚姻危机系列

末日AU,巫师Remy x 精灵Pietro,我流与私设齐飞,ooc共逗比一色,不讲道理且三观不正的爽文

预警:本篇有大量关于金刚狼和剑齿虎的私设,且两角色性格和经历偏影视,不拉cp,不喜慎入

前篇指路:勒博先生和亡灵法师

以下正文

写作bgm:Loom-cytus(我大概是这个游戏的死忠吧……)

 

 

勒博先生和一只老虎

 

 

混沌邪恶瞎眼镜

 

 

Summary:……LOGAN!!!

 

 

1.

  美好的清晨,不那么美好的爱人。

  他被踢醒的时候整个人还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意识沉浸在梦中,而身体已经返回现实。两种感觉在他的大脑中呈螺旋状消长,脑海中的影像堪称光怪陆离。

  很快梦境就败给了现实。身边热热乎乎的精灵又戳了戳他的肋下,扯着他的耳朵叫道:“醒醒,Remy,醒——醒!”

  “……”他使劲地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鼻子眉毛全拧到了一起,扭脸没好气地道,“怎——么了,亲爱的?”

   Pietro似乎是被他逗笑了,略微起身以臂支头,用温热的指尖揉开他的眉心。“睁眼,Remy,你看看钟。它不走了。”

  他闭着眼睛把精灵那只不安分的手握住,放在唇边细细亲吻。“你去跟咱们的‘电气宝石’谈谈不好吗?”

  “它不听我的。”

  他无奈地将眼睁开两条缝隙,有些埋怨地道:“你不能每次都提着刀跟它谈,行吗,Pietro?它还管着咱们房子外面那层通电的魔法屏障呢。”

  “我只是习惯了把它带在腰上。”

  容貌精致的精灵扁了扁嘴,底气不足地垂下眼帘,用手指挑动他浓密的睫毛,直拨弄得他痒得想笑。他笑叹一声完全睁开眼睛,将那只作乱的手按在自己心口前,凑到Pietro枕头边角上说道:“我们在家里很安全,亲爱的,你不需要一直带着武器。要不你试试把刀放远一些?反正就算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很快拿到它的。来嘛,Pietro,就今天一天?”

  精灵盯着他的脸严肃地思考了几息,半晌才咬住嘴唇点了点头,恨恨地俯下头来啃他的唇。“每当我想到你究竟能影响我多少时,就恨不得直接杀了你,Remy。我应该杀了你,剖出你的心脏来装饰我的床头灯。”

  “嗯,我也爱你,我亲爱的丈夫。”他已经完全习惯了Pietro独有的表白方式,得意地笑出一口白牙,伸手道,“现在,弯刀?”

2.

  “我觉得不行,Remy。”Pietro套上自己腰间的皮带时总是忍不住向左侧后腰摸,烦躁不堪地捋了把头发向后倒在床上,仰头反着望他的后脑勺,“我……感觉自己身上少了点什么。”

  他忍不住笑出个气声,慢条斯理地套上自己最后一只靴子站起身,又提起放在床头的沉重弯刀故意在Pietro眼前晃。“提问,现在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有危险吗?”

  看出自己不可能要回武器,Pietro眉毛都塌了,仍旧相当配合地委屈说道:“没有。”

  “我们的猫呢?”

  精灵痛苦地捂住了脸,仿佛这是件天大的坏事似的——“也没有。”

  “所以呢?”

  “所以我今天在日落之前,不能‘非法持有武器’,对吗?”

  他弯腰在Pietro脑门上响亮地亲了一口,一面把刀别在腰带上向外走一面说道:“满分五分你得五分,亲爱的,你可以为自己感到骄傲。”

  “Fine. ”Pietro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脸颊,噘着嘴吐出口气来一跃而起,幽幽地跟在后面拉扯他的腰带,“我可没碰刀。”

  “你故意找茬我也不会放弃的,Pietro。”他头也不回地摊摊手,顺便问候了趴在走廊窗台上的Figaro,“你已经答应我了,不觉得现在后悔有点晚吗?”

  Pietro再次长叹一口气,并在他触摸工作台上的Lucifer之前先一步将猫抱在了怀里,恶狠狠地捏着猫的小白爪威胁道:“还给我!不然我们的小老虎就要攻击你了!”

  “我可真害怕。”

  他夸张地打个哆嗦,笑着绕过Pietro打开小木屋的房门。紧接着一团巨大的金棕色物体猛然扑进屋内,他被迎面而来的冲击力和侧面击来的推力打得横飞出去,轰得一声砸破厨房的门板倒在冰箱前。剧烈的疼痛迅速蔓延至整个胸腔,一时之间他竟无法辨别自己到底哪块疼得更厉害些。

  约莫过了几秒时间,感觉到自己的肋骨和脏器修复无碍,他挣扎着坐起身来,有些无语地望着自家玄关出现的一只约有半人多高的成年虎。野兽拥有一口相当狰狞的牙齿,犬齿长过下颌,高高耸起背脊,灰绿色的眼珠中充满了攻击性。此刻它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身前横起弯刀备战的精灵,胸口金棕色皮毛上几道细细的血线正在愈合,显然双方已然交手了几个回合。

  思索片刻,他扶着冰箱爬起身,右手背在身后蓄起一团能量元素。“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话,我没事,我很好,刚才你踹我那脚一点也不疼,Pietro。”

  “哦,我会把那句话当成‘感谢你拯救了我的生命’的。”Pietro直直盯着面前这头早应灭绝的生物,上半身前倾,重心一并压低,随时准备暴起发难,“这是什么,Remy?我们家的小老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

  他正要接话,玄关的剑齿虎突然向前伸了个懒腰,又慢悠悠地直起身来一屁股坐在门垫上,抬起前爪拨了拨自己的耳朵。

  剑齿虎张开嘴:“你好啊,Gambit。”

3.

  核爆之前Sabertooth是个有名的打手,专门给国会干活的那种。他受封法师名号之后也听到过一些传闻,大部分都是跟Logan叠在一起听到的——Victor是Logan同父异母的哥哥。两人同时进入巫师学院,Logan得到了Professor X的赏识;两人都因兽化法术成名,Logan受封兽人法师。后来Logan留在学院,而Victor进入国会,学院和国会的积怨越发不可调和,一如兄弟俩这么多年的嫌隙。

  说真的,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Logan比Victor朋友多,Logan比Victor亲和元素,Logan比Victor活得开心。至于他倒是不怎么挑,跟Logan关系凑合,同Victor也能点头。而且后来他在巫师公会当会长,公会说到底还是为国会服务的,见到后者的概率还要更高些。

  但这完全解释不了完全兽化的Sabertooth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里。

  此刻剑齿虎已经被四脚朝天地牢牢捆在他家唯一一张长沙发上,屈辱的怒吼声简直能把房顶掀了。Pietro从餐桌边上搬了张凳子来,就坐在旁边盯着这只大猫死看,怀里还抱着自己晶莹剔透的弯刀。

  “我感觉我至少应该出于原则捅他一刀。”见他联系完Logan走向这边,Pietro懒洋洋歪头看着他道,“他很讨厌。每次来都是要害你。”

  “哦,这个我同意。”他单手撑着椅子靠背,盯着剑齿虎的獠牙道,“而且还是个没法沟通的疯子。”

  “Gambit!放开我!你一定会为这个付出代价的!”剑齿虎奋力挣扎着,仍然被尼龙绳和他控制的重力元素压制得动弹不得,眼中的灰绿色浓郁得像是在燃烧,“我发誓!”

  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冲Pietro伸出左手。“上交,亲爱的。”

  “什么?”精灵一怔,立刻反应过来愤然起身把刀摔进他怀里,高声叫道,“你最好死了也别找我!”

4.

  “所以……你们两个?”

  “哦,我和Pietro结婚了。”他闲散地趴在椅背上,抬起左手露出那枚水晶戒指,“虚伪的祝福我接受,友善的建议就免了。”

  剑齿虎用鼻子嗤出个响亮的气声,显然是两个都不打算说。“关我屁事。如果你现在把我放开,我还能选择只杀一个人。”

  “天呐,为什么每次跟你说话我都觉得像是重新回到了十二岁一样?”他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你确实知道就算你表现得很厉害也不会影响什么吧?Logan一定会来揍你的脸的,我能保证。”

  这句话就像根尖刺,直接扎破了对方虚张声势的气球。剑齿虎终于安静下来,表情很难形容是痛苦还是愉悦。

  一人一虎在客厅里一坐一躺地相对着沉默了半晌,还是他先叹了口气,开口道:“你是不是变不回来了?”

  剑齿虎依然沉默着,望着他的眼神仍旧充满了野性和杀意。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早跟你说过,别走法术强化的路子。法术终究是外在的,是沟通固有元气的方法,不是你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国会选择Logan就是因为他还——”

  “——因为我还没有那么强。”剑齿虎不耐烦地打断道,“如果我当时比他强得多得多,那个位置上坐的就会是我。”

  “不……”

  “如果你支开你的外星丈夫,就是为了跟我谈这些废话,那么大可不必。”剑齿虎冲他呲出自己所有的牙齿,威胁性质地低吼着,“我们远没好到这份儿上,Remy LeBeau。”

5.

  当天Logan并没有来。

  Pietro被没收了武器无事可做,跟他们放在仓库里的“电气宝石”洽谈了几个小时,使得整间房子都恢复了正常供电。于是精灵提前得到了自己的宝刀和一个温柔的亲吻作为奖励。

  剑齿虎下午睡了一觉,睡得非常熟,甚至没有被解开绳子的动作以及他和Pietro重新做了扇厨房门的声音吵醒。

  晚上他们为家里多出来的大猫到底吃什么进行了友好的辩论。每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剑齿虎应该吃生肉,Pietro认为剑齿虎应该吃刀子,而剑齿虎认为自己应该吃他们俩。最后两人一虎吃完了冰箱里所有的鹿肉。当然,大部分是剑齿虎吃的,这位史前凶兽看起来就像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差点没连桌子都吃干净。

  第二天Logan也没有来。剑齿虎下午叼来了一院子的变异鹿。五年多的野兽生活似乎早就磨光了对方身为人的某些坚持,生吃鹿肝时没有半点回避的意思。

  傍晚时分Pietro扛了两棵树回来加工成木板,又被他用来加固了沙发。剑齿虎吃饱了就卧在沙发上睡觉,背上还窝着他们的三只小猫。

  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偷偷拍了照片的,以及那看起来一点也不温馨。

  第三天Logan也没有来,然后就是第四天,第五天……他们这位又大又多毛的房客彻底占据了客厅里的沙发,尾巴垂在他们的地毯上,被小猫扑着玩。除了在看电影的时候他们三个永远达不成共鸣以外,别的方面竟然意外地让他觉得可以忍受。

6.

  “你不能把他一辈子放在咱们家里。”

  “哦,是啊,我知道,亲爱的。可我总还觉得他愿意变回来呢。”

7.

  “Victor!!! ”

  他正被Pietro按在沙发上较劲,因为当天是Pietro的“无刀星期四”,听到门响完全来不及反应,甚至左腿还勾在精灵精壮的腰肢上。剑齿虎原本趴在他头枕的扶手侧边见怪不怪地认真看电视,前爪交叠垫着下颌,闻声立即将搂着他尾巴的Lucifer拨到沙发底下去,猛然抬头进入备战状态。

  ——以及这就是Logan伸出钢爪破门而入时,看到的诡异景象。

  而他家的29寸小破彩电甚至还在放着NEMO。

  剑齿虎舒展开自己的前爪,指甲透过毛毯深深嵌进地板的声音让他忍不住一阵肉痛。“你想我吗,James?”

  “Victor?”Logan重新攥了攥拳头,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变身成狼獾,些微的疑惑让这个毛茸茸的小个子的下一句话丧失了其应有的威慑力,“哦算了,Victor!!我要让你为那些死去的人付出代价!”

  “别激动,puppy,他们从来都不是因我而死——”剑齿虎龇牙,喉咙深处发出野兽的低吼声,“——因为你,一直都是因为你。”

  “你杀了他们!”

  “为你。”

  “扯淡!!Victor!!你只是为了你自己!”

  “我比你强,James。”

  “那么多人的生命就为了证明这个?!”

  “呃……亲爱的,”他选择性无视了兄弟俩毫无营养的争吵,扭过头来望着自己身上的精灵,“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别人比咱们俩吵得厉害,感觉……有点怪。”

  Pietro也从一人一虎身上收回视线,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同意。”

  他忍不住挑眉道:“你同意?”

  “我们已经结婚了,好吗?”精灵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奈,“你应该习惯这个了。”

  “那么,”他突然心头一动,略微抬起头拉近两人间的距离,不怀好意地盯着精灵浅粉色的嘴唇笑道,“你想回卧室里亲热一下吗?我亲爱的老公?”

  “嗯……这个我也同意。”

  Pietro眯起眼睛,盯着他得有些意地笑了起来。

8.

  当他神清气爽地打开卧室的房门,发现自己家遭受了某种程度上的暴力拆迁时,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兄弟两个从室内拆到室外,别说木屋的外墙和围栏,连整片森林都受到了相当惨烈的袭击。透过门框处破裂的大洞放眼望去,几十米内没有一棵好好立着的树木。

  真正令他惊讶的是居然还有两样家具保持完好。

  血淋淋的剑齿虎正懒洋洋地卧在长沙发上,在这间四处漏风的客厅里看电视。此刻正放到精彩处,小丑鱼Nemo在父亲面前钻入渔网拯救同胞,野兽看得目不转睛,灰绿色的瞳仁映上了两抹电视里的深海蓝光。

  “你家的隔音效果可不怎么好。”

  听见他出来,剑齿虎只是喷了喷鼻,连点余光都没分给他。长而有力的尾巴微微抬起左右甩了甩,权当是在打招呼。他才不在意这些,一步步缓慢而匀速地向沙发走去,脚下随着步履顿时泛出一片足迹似的亮紫色水状光华,翻着波纹蔓延四散开来,所过之处将整栋屋子连带家具物事恢复如新。当他抬手扶着沙发靠背时,木屋外所有树木的躯干都动了起来,陆陆续续跳到残桩上,微风带得树叶簌簌作响。

  “Logan去哪了?”

  “逃走了。”剑齿虎轻嗤一声,低头舔了舔自己爪背上的伤口,“鉴于他花了三个月才下定决心来见我,打不过我夹着尾巴逃走也很合理。”

  “而你花了三个月在我家等他。”他拉过凳子坐在一边,“以及我百分百能确定Logan对这场战斗有不同的解读。”

  “我从来不等他。”

  “哦,是啊,他也从来不等你。”他认真地盯着电视里那一大群获得自由的鱼,吐槽道,“说真的,你总得有个道理吧?你既然不是为了变回人类,为什么会来我家?”

  “我没有想过会见到你。”

  剑齿虎缓慢而危险地抬起脑袋,偏过头来直视着他,尾巴也不再随意地甩动。“之前我经过了一座无人的城市,那里一片废墟,很多东西都只剩下了一摊金属或是一团残渣。你猜那是哪里?”

  不等他接话,剑齿虎自己便继续说道:“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你猜我是怎么认出来的?”

  这次对方倒是有意停顿,可他只能耸起肩膀摇头。“能把这破事讲成故事会的也就只有你了,Victor,我们能抓紧时间吗?”

  “那里有一处保存完好的地下建筑,里面有国会的主脑——那台据说媲美Professor X的魔法量子计算机。我启动了那个大家伙,发现那不过是国会的虚张声势,里面还算能看的只有一些人的资料,包括我,包括James,也包括你和你的小宠物。”剑齿虎闲闲地舔了舔爪子,趴回了沙发上,语调忽而转为嘲讽,“我看到你死了,被一个籍籍无名之辈,NICHOLAS JONATHAN SMITH。而那人在电脑上唯一的介绍是男,来自纽约皇后区,在海军陆战队服役三年。他甚至不是个巫师,没有参与过人体实验,也没有什么变种因子。”

  剑齿虎用力地合上眼帘,眼角狰狞的黑色花纹也随之扭曲起来。这位史前动物用自己痛苦而浑厚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忘不了这个名字,Remy,我看到你被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杀死了。”

  “而那时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发凉。”

9.

  Pietro对制作物品有着作为精灵特有的坚持。以前是因为他只完全亲和能量元素,对无机物控制非常费力,便也就由着Pietro亲力亲为;婚后他依旧保留了两人之间颇富情趣的小习惯,留着大门未修复,和精灵一起上山去选一截适合的木材。

  “亲爱的,我们的电气宝石又淘气了。”

  “怕什么,我去跟它谈谈。”Pietro伸长脖颈任由他给自己系好兜帽的带子,眼神中略带得意,“你该退休了,Remy,家里现在我说了算。”

  闻言他忍不住挑眉叫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上次是我把它哄好的?”

  “得了吧,你这个月就去了一次,都是我去的。”精灵转身从墙上取下弯刀别在腰后,又将外套扔给他道,“穿上。外面在刮风。”

  “我们能出发了吗,姑娘们?”剑齿虎在院子里等得不耐烦,使劲地伸了个懒腰舒展脊骨,不悦地道,“你们非得抓住每个机会调情吗?”

  “I used to be an asshole like you, Victor. ”他笑着在Pietro脸颊上偷了个吻,边穿外套边走下台阶,“But then I took an arrow in the knee. ”

  “哦我可只听说过你中子弹的事。”剑齿虎翻个白眼,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左右摇摆的尾巴尖儿暴露了对方心情不坏的事实,“快点跟上。”

  听懂了他俏皮话的Pietro忍不住笑了起来,快走几步在旁边握住了他的手,夸张地说道:“快把我打醒,亲爱的,我竟然觉得这场景还挺温馨的。如果在Sabertooth的脖子上牵根绳子就更棒了。”

  “你找死!”

  “嘿,放轻松,老伙计。”他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说真的,我们家完全可以领养你。”

  “我才不要。”在剑齿虎发作之前Pietro坏笑着抢白道,“他太老了。”

  那一天猛兽凶恶的嘶吼声惊雷般响彻云霄。

10.

  “你想过吗?”

  他心里大概明白精灵的意指,不太确定地问道:“什么?”

  “孩子。之前你提到收养什么的。”Pietro在伐树的间隙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垂下眼帘,低声说道,“先提前说明,精灵也只有女性才能生育的。”

  “呃……我也没想过咱们能有个孩子。我的意思是,虽然我没毕业,至少还听说过生殖隔离。”提到这里他心底里莫名有点发虚,下意识转移话题道,“那你想过吗?”

  “我……不知道。”Pietro紧了紧手中的斧子,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声音几乎不能被听到,“我曾经有个姐姐。她,她很好,她教我知道什么是家庭。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希望能有像她一样美好的伴侣,然后养育很多很多的子嗣。他们最好大多数长得像她,有一两个长得像我就好了。”

  “而你和一个男人结了婚”——他在心里酸溜溜地吐槽道,深知自己此处只需要保持安静地听着即可,脑子里却忍不住想七想八。这是Pietro第一次向他提到自己的姐姐,之前他大多是在精灵年少的梦话中听到的,那个可爱的名字后面大多伴随着“你不要死”。

  Pietro停顿了几息,直直地望着他,坚定地道:“后来在我的想象里开始出现了你,Remy。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当我注意到的时候,你就已经出现在了花园里,带着猫,旁边坐了一圈小不点。你给他们用扑克变魔术,他们都喜欢你……我也走过去,我看你变魔术,我也喜欢你……然后某一天我回头,发现姐姐不见了;再看周围,那些孩子也都不见了。只剩下了你和我。”

  “喔……哦,我是说,呃,我想说……”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涩无比,忍不住低头舔了舔嘴唇,说道,“尽管我那时候还是个混蛋?”

  “你一直都是个混蛋。”Pietro撇撇嘴,继续抡起斧子砍树,“你呢?你想要个孩子吗?”

  “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

  他抬手挠了挠头,叹了口气飞快地说道:“完全不想。哦,亲爱的,我不是觉得我们的婚姻有哪里不好,我只是——我不能,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好好地对待一个小生命。”

  Pietro有些不认同地挑起半边眉毛。“即便你养了三只猫,救过很多孩子,甚至还曾经有过个小徒弟?”

  “那不一样。你知道我呀,亲爱的,我自己的人生就已经一团糟了,我不能再拖谁下水。”他斜斜地倚在树旁,偏过头去盯着远处奔跑猎食的剑齿虎出神,“如果能让你感觉好些的话——我确实想过假如能和你一起养个孩子会怎么样。我希望那是你的孩子,一个同样美貌的小小精灵,也许是个有着同样漂亮的蓝眼睛的小公主。她拥有所有精灵共有的水晶元素亲和力,亦有些自己独有的特点,我们可以一起带她感受魔法的玄奥——”

  “——听起来就像在养个战士。”Pietro毫不留情地打断道,“认真的?提到我们的女儿你只能想到元素亲和力?你不觉得正常人都会想点别的吗?比如一起打猎什么的?”

  他摸着鼻子笑了起来。“你才像在培养战士。”

  “而我是在嘲讽你,听不出来吗?”Pietro无奈地看着他,顺便将砍得差不多的树干一脚踹倒,“女孩儿可不是用这些东西做成的。你要用花冠装饰她的头发,用天上的星星点缀她的眼睛,再掬起一捧清水濯洗她的小脚丫。”

  他听得愣了半天,皱起眉头问道:“莎士比亚说过这个吗?”

  “不是莎士比亚。”Pietro将树干处理好抗在肩上,冲他挑起半边眉毛得意地道,“我自己说的。”

11.

  他们重新装上的大门并没有多长的寿命——在此处,这个“寿命”特指不到三个小时。

  “又来一次,Logan?”他这次修复大门连打了三个毫无必要的响指来表达自己某种程度上的愤怒,“你就是不懂什么叫好好敲门是吗?”

  “你现在和Victor是一伙的!”Logan狠狠地把自己背上的巨大登山包掼在地上,剜他一眼又死死盯着沙发上的剑齿虎,“Victor!不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

  而后者正卧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血盆大口里还吧唧吧唧地嚼着鹿肉干。“是啊James,欢迎来到LeBeau旅舍。”

  “这就是你认识的人。”Pietro从厨房里冒出头来,看到地上那个大包顿时有些烦躁地瞪了他一眼,“Remy LeBeau!你给他做饭!我不会管他的!”

  他心说这都是什么破事儿,无奈地钻进厨房里,见Pietro提着锅专注地煎着鹿排,他心里一阵热流涌动,从背后搂住了精灵劲瘦的腰,黏黏糊糊地咬耳朵道:“我亲爱的丈夫,你觉得没问题吗?”

  “你蠢得冒烟儿了,Remy。”精灵有些得意地斜了他一眼,扬起下巴道,“你看不出来吗?他们在和好。”

  他也忍不住笑,凑上去在Pietro软软的脸颊上嘬了一口,手也不安分地在怀中人腰肢上乱摸。“不是说这个……你觉得家里有别人没关系吗?我不想让你不高兴……”

  “起开,你真烦人。”Pietro皱着眉头把他推到一边,又红着脸补偿性质地吻了吻他的嘴,“怕我不高兴就赶紧让他们把事情解决。你们人类真麻烦。”

12.

  看到自家客厅里多出来的那张行军床时,他从灵魂上直观感受到了Logan消失那一晚上到底去干了什么。

  对此当事人的解释是:“跟你不一样,我可还有一个学院的人要管。”

  可当他问起学院近况,Logan又闭口不谈,想必是也没剩几块砖瓦了。

  山中冬日来得格外早。兄弟两个每天早上都出去干一架,有时脸上挂了彩,有时肩上积着雪。Pietro有时候起得早了提着刀去凑热闹,然后两人一虎提着柴火和食物默默地排队走进家门,气氛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而且还有点难以形容的温馨。

  他这人起得晚还赖床,通通当做没看见也不知道。

  有时候Logan会在仓库里发呆。他撞见过一次,毛茸茸的老小子蜷坐在地上,脚边就是他嵌在地里的那块薄硅板,沟通电能元素的法阵光华流转着,将Logan的脸映得阴晴不定。

  察觉到他在仓库外面,Logan嗤笑一声道:“这里是你家。别这么偷偷摸摸地,行吗?”

  “哦,原来你知道啊?”他单脚撑地,抱着手斜靠在门框上,“我发誓,你要是说觉得这玩意儿放在学院里更有用,我就把你从我家里扔出去。”

  “你真小气,Remy LeBeau。”Logan直接跳起来,扑了扑身上的衣服,“学院不需要这种东西,我们有人会做发电机。你听说过吗?雨水过滤器,灶台,冰箱,金属工作台,甚至包括床。我们全都动手做。”

  “除了在游戏里,没听说过。”他抿了抿嘴,有些自嘲地笑道,“真奇怪。当我看着Pietro的时候,感觉好像什么都没有变过;可是当我看到你们,又觉得世界变得很不可思议。”

  “也就只有你的小甜心一直在等你吧,世界可不会等你,还等你从地里爬起来呢,不可能的。”Logan停顿了一下,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抬手捏了捏他的肩膀,“我想问你个问题,现在这世界上除了你估计也没人还有发言权了——我就问一次——Victor……Victor还能变回来吗?”

  他沉默片刻,坦然迎着Logan的目光回望过去,缓缓说道:“能。只要你能说服他,我就能把他变回来。”

13.

  而如果Victor是个可被说服的人,Logan的身高就有两米六了——不存在的,根本不存在的。

  Sabertooth接受的法术强化完全摒弃了元素亲和力,将沟通复合元气的回路刻印在身体里。这不仅意味着当世界元气构成发生改变时剑齿虎变不回去,也意味着Victor变不回来。即使变回人形,Victor也无法拥有巫师的能力。连他都知道这就等于要了Sabertooth的老命。

  “给你个忠告,Remy,别多管闲事!”

  被剑齿虎狠狠扑倒并贴地滑行半米的过程有种非常迷幻的感觉,所有的事都发生在一瞬间,他完全来不及做任何反应。那体验就像是上一秒他才从正面看见了那双灰得发绿的眼珠,下一秒已经躺在地上看那对要命的犬齿,并且浑身上下没有一块不觉得疼。

  说真的,他此刻满脑子都是大写的“该来的迟早要来”,他感觉自己复活之后的人生简直是日常为核爆之前的破事儿买单。

  “我也给你个忠告,赶紧从我身上下去,Victor,你沉得像座山。”他挑动手指紧握成拳,直接将对方倒着轰飞出院子,撞断一棵老树才摔落在地,“你又发什么疯?”

  “我,绝不会,允许你们剥夺我的能力!”剑齿虎一跃而起,冲他恶狠狠地龇牙,“绝不!”

  “哦,Logan……我早就建议过他选修一下商务谈判这门课,他从来不肯听。”他艰难地爬起来,无奈地翻着黑眼球瞪剑齿虎,“听我说,兄弟,能力只有在你是人的时候才是能力,好吗?当你是头老虎,你唯一的特殊之处就是看起来像从史前穿越来的。”

  “我不在意!”

  “你在意,Vic。你当然在意。如果你不在意,你不会想来看看我的坟墓,你不会在我家等Logan,你也不会挑Logan不在的时候跟我进行这场谈话。”他肋骨疼得站不住,干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支着脑袋平视面前的凶兽,“你只是想有个什么人来告诉你,你还在意,你还有点人味儿,世界末日让你害怕了,你还想要有处可去。Victor,故意表现得像个混蛋没有任何意义。”

14.

  谁也没想到是剑齿虎先离开的。

  黑森林的春日刚刚到来,远山上的积雪还未化,侧耳细听偶有些鸟兽啼鸣,一切都显得静谧而又美好。天知道昨天晚上一起看碟儿的时候,Logan还拍了拍剑齿虎毛乎乎的脑袋,说着第二天上山能猎什么动物,有哪些小东西好吃,讲着讲着又讲到了自己在加拿大当伐木工的经历。Pietro嫌两个老毛球话多,直钻进他怀里夺了他的手捂耳朵,两人黏黏糊糊地闹,电影也没怎么看进去。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Logan天南地北地胡扯一通,又说:“来加入我,我们一起,兄弟。学院现在真的在帮助别人。”

  Victor好像是笑了,又好像没有。这位史前野兽压低了自己凶恶的吼声,尽量温和地回复道:“好啊,James,我们一起。”

  今天他从卧室里走出来,只看到Logan坐在那张支在狭小客厅里一整个冬天的行军床上,捂着自己毛发旺盛的脸,肩膀微微颤抖着。那条被占据了小半年的长沙发已经空了,上面到处都是金棕色的长毛,三只小猫在上面细细嗅着,见他走过都停了下来,仿佛在用眼神询问家里的大猫上哪去了。

  Pietro站在院子里喊他,说在附近感受不到剑齿虎的气息。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胡乱地点了点头,如年少时做过百次千次的一般,安慰性质地捏了捏Logan的肩膀。

  于是当天晚些时候,在那片近乎静默的金色阳光中,Logan背起自己那个半人多高的落了灰的登山包,离开时轻轻地把屋门带上了。

15.

  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而Pietro揽过他的肩膀轻轻亲吻他的额头。温暖的阳光将精灵冰蓝色的眼眸映得像是通透温润的宝石,垂下的银色羽睫也闪闪发光。

  精灵用自己一贯圣洁又优雅的声音,轻轻安慰他道:“你不能一辈子把他放在咱们家里。”

  他忍不住苦笑起来,一歪头枕在精灵温暖的颈窝里,有些遗憾地道:“是啊,我知道,亲爱的。可我总觉得他还愿意变回来呢。”

  “我觉得他已经变回来了。”精灵思忖片刻,从自己的腰包中摸出一块约有一英寸长的金黄色椭圆形宝石,两指捏着放在他眼前道,“而且他走之前给了我这个。”

  “这是什么?”他接过来对着阳光看去,拇指节大小的宝石黄的澄澈,内里不含一丝杂质,他隐约感觉它拥有某种力量,可是其中的未知元素并不响应他的沟通,“这是水晶吗?”

  “不知道。”Pietro也顺着他的手看,“也许他想把这个给Logan?”

  “管他呢,我感觉至少应该出于职业习惯把它收进口袋里。”

 

 

——END——

 

 

例行不看也罢Notes:

1.我觉得我学坏了,切主线卡剧情hhhh

2.保留了影视中金刚狼和剑齿虎兄弟的设定。怎么说,这种全民大法师的AU里不来个相爱相杀的兄弟情♂义总觉得很浪费啊hhhh

3.毁灭者Drax说这世界上有跳舞和不跳舞的人,我想也有等和不等,回头和不回头的人吧。他俩真好hhh

 

 

感谢阅读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