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gamquick】Funny Friends

大家好

练皮戳视角和短文完成度的鸡血产物,ANXF背景,更皮的皮戳和更像个单身汉的牌皇hhh

如果有后续,这个系列就叫just friends系列

如果没有……别打我hhh

以下正文

 

 

Funny Friends

 

 

百里赵四

 

 

  公共休息室。

  谁规定这个世界上应该有“公共休息室”这种东西的?就像赶时髦似的,某天一个神经兮兮的领主说道:“啊,我的城堡里应该有公共休息室。”紧接着这玩意儿就雨后春笋一样地出现在各个它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说实话,有人希望和自己的同事共享一块本应用于放松的地盘吗?之前很流行一个奇怪的问题——虽然他猜测这主要是用来给某些三观不正的人寻求普遍认同的——就是假如上帝给了个按钮,按一下就会给自己带来好处,给世界带来灾难,按还是不按。现在Pietro能保证,如果真给他这样的按钮,按一下他能弥补一些错误并消灭世界上所有的公共休息室的话,他可能会把这玩意儿按爆。

  就算他以后都要和自己所有的同事分别坐在厕所隔间一样的被隔开的单人休息室……也值了。

  这一切思绪都发生在他转过墙角,发现偌大的一层薮猫工业全新X因子小队专用公共休息室里只有Gambit一个人之后的0.0004秒之内。再次眨了眨眼睛,确保这个浴袍壮汉没有从那张讨人厌的长沙发上消失时,Pietro不无挫败的走向了餐桌边上。

  “Morning. ”

  闻言他强迫自己自然地分给了对方一些目光。后者正一边拿着遥控器换台一边扭过头来,表情介于故作悠闲和十分愚蠢之间,伸出两根手指冲他打了个奇怪的招呼。一只灰色的小猫卧在Gambit的肩膀上,另外两只橙色和白色的在男人修长紧实的大腿上互相扑着玩,这让对方看起来就像是个年老色衰嫁不出去与猫为伴的老姑婆。

  “Mor…Morning. ”

  该死,他结巴了吗?

  Pietro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地拉开餐桌的靠背椅,一面将注意力放在报纸上一面平静地坐下去——好的,就到那了,保持这个匀速,非常自然——他顺利坐在了椅子上,同时拿起了桌上的新报纸。当他的屁股和结实平整的椅面相接触时,他简直忍不住想唱赞歌。

  也许是因为电视节目,也许是注意到了他刚才任何一处异常的部分,抑或是别的什么他不愿意知道的原因——Gambit干巴巴地轻笑了几声,用后脑勺对着他道:“现在可不早了,Quicksilver。”

  听起来像是一场谈话的开端。

  Pietro舔了舔嘴唇,将那份他完全没在看的早报翻过一页去,回敬道:“不只是我的错。”

  这可能使对方语塞了一瞬,也有可能是电视节目太吸引人的缘故,谁会管这个间隙是从哪来的呢,总之对方停顿了。这让他莫名感觉到有种胜利和落败交织在一起的滋味涌上心头。

  片刻Gambit抬起双脚架在沙发前的矮几上,露出两条锻炼结实的毛腿来,似乎是出于礼貌询问道:“我想点个披萨,一起?”

  “No!”话说出口他才后悔自己紧张得有些过分了,连忙补充道,“我喜欢自己做饭。”

  讲道理,他现在更加后悔的是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像刚才那样大喊一声“No”。这太奇怪了,百分一万六的奇怪,奇怪得无以复加。他是为了Lorna来这里的,不是为了给自己找新的麻烦——为什么他昨天晚上没有想到这个?

  “所以你会做饭?”这似乎勾起了对方某种程度上的兴趣。Gambit枕着沙发靠背仰过头来看他,考虑到对方的容貌,眼睛睁得这么大简直是犯规。“好极了,我猜现在公寓里的单身汉只有我不会做饭了。这算什么?好男人准入门槛吗?”

  他只向对方看了一眼就迅速竖起报纸,建立起一道自欺欺人的防线来。他清了清嗓,镇定地将报纸翻过一页去看背面密密麻麻的小广告,故作轻松地道:“拜托,这很容易学。”

  “也许吧。”Gambit语气随便地说道,“我只是不明白,假如你很方便就能吃到你想吃的任何东西,而且不用动手刷盘子,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你在拐弯抹角地邀请我参加你的披萨午餐会吗?”

  “Nope. 只是好奇,你们做饭的时候在想什么?”他放下报纸,有些诧异地看到男人的目光仍然放在他身上,挤挤眼睛语气揶揄地补充道,“顺便一提,如果你刚才只是因为奇怪的自尊心才拒绝我的话,那么这个邀请还没有过期。”

  好的,这可真的惹毛他了。

  Pietro挑起眉毛,好整以暇地将报纸叠成他翻阅之前的模样,又秉持优雅地轻轻放回了它原本在的位置,连同桌子边缘之间夹的角都不差分毫。他站起身将椅子推回原位,以慢到夸张的速度卷起袖子,踩着某种类似一步一顿的节拍向开放式厨房走去。

  “让它过期吧,我的朋友。”Pietro打开冰箱,毫无愧疚之意地从冷藏室拿出一块Doug昨天买的牛眼肉,这才转过身来送给Gambit一个十分友好的笑容,“顺便一提,我们做饭的时候只会想它到底什么时候熟。”

  “啊——哈——”Gambit眨了眨眼,发出一个音节拖到夸张的怪声,而后又飞快地道,“你在逞强。”

  “Nope. ”

  “你就是在逞强。”男人关掉电视向他走来,倚在厨房前面的吧台上,丝毫没有自己覆着毛的胸肌被人一览无余的自觉,“为什么?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就是个错误。”他翻了个白眼移开目光,边貌似认真地洗手边迅速地说道,“我建议你也这样想。”

  “好吧。不过——”不得不说一句,对方挫败的表情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但紧接着男人又凑近了许多,让那件该死的什么也挡不住的黄色睡袍看起来更加可恶,“——这个错误感觉好吗,Mon pote?”

  他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反驳,可是记忆不受控制地顺着对方暴露在空气中的胸肌以近光速滑出了几千公里,只得悻悻地吃了口气又闭上了。他没法反驳,“这个错误”感觉该死的好,他在对方散发着浓郁木调香气的柔软大床上待了几个小时直到天色发白,并头一次感受到过去和未来都不再狠狠地攫住他的心脏,放松得无以复加。

  “嗯哼。”卡津人明显从他的表情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站直身子将自己的睡衣整理好,摊着手大摇大摆地坐在了餐桌旁边,正好是他之前坐过的位置,“我们偶尔也应该增进一下感情,PIETRO。”

  “哦适可而止好吗,Remy LeBeau?”

  Pietro甩了甩手,将这块红白相间、厚度适中的新鲜牛眼肉平放在案板上,而后拽了张厨房纸巾从吧台后面绕了出来。这使得男人瞪圆了眼睛,红色的眼瞳也一直跟随着他的行进路线转动,像是某种神情呆滞的家禽。

  “呃,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等肉恢复温度,my son。”他拉开Gambit对面的餐椅坐下,再次打开报纸看起了密密麻麻的售房租车广告,嘴角些微有些上扬,“For gosh sake,你听起来就像我女儿。”

  这似乎并没影响男人对他会做饭这件事情的好奇程度——或者说恰恰相反,Gambit已经震惊到合不拢嘴了,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的愚蠢。“需要等多久?”

  “两个小时。”他优哉游哉地将报纸翻过一页去,并对上面的情感版面嗤之以鼻,“大概吧,谁管它。”

  “那然后呢?”

  “抹上植物油,海盐,和黑胡椒,加点黄油煎三成熟,静置五分钟,吃它。”Pietro抑扬顿挫地将一连串动名词组合着说出来,最后还相当得意地抖了一下报纸,仿佛这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清楚了吗,宝贝儿?”

  “哦,哇哦。”Gambit脸上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揶揄地鼓了鼓掌,说道,“而你真的知道我们只需要五分钟就能在楼下的员工食堂吃到一模一样的东西的,对吧?”

  “那不一样。”他轻哼一声,以表达自己对于这个做饭门外汉的嘲讽之意,“你觉得米其林三星主厨和路边家庭厨房做出来的东西一样吗?”

  “那确实不一样。但你是米其林三星饭店的厨师吗?”男人翘起二郎腿,胳膊搭在桌子上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我敢打包票,就算我来做也不会有任何的区别。”

  他忍不住从报纸中抬起头来,挑眉说道:“挑战?”

  “成立。”Gambit摊摊手向后仰去,靠在椅背上补充道,“但你在要我的旁边提示我。”

  “成立。”他无所谓地垂下头去,继续看报纸上的女人是如何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老公甩掉另觅新欢,懒洋洋地吐槽道,“你就是想尝试做饭,Remy。”

  “不,我想证明你是错的。”

  “哦,是啊,随便吧。”

  而两个小时后的事实不仅证明了Pietro所言极为正确,还证明了Gambit输得一败涂地。事实上Pietro能发誓那是他有生之年见过的最糊的三分熟牛排,它的外表呈现一种奇诡的焦黑色,里面一整层还是肉红,但肉汁完全是棕黑色的,从内而外地散发出一种烧透了的柴火棍子的味道。

  “为什么昨天晚上我们和Doug他们一起打牌的时候我没看出来你这么蠢的?”

  Pietro神情复杂地割下一小块肉放进嘴里,浓郁的腥咸味和肉类焦糊的味道在口鼻之中蔓延开来,他勉强将这块不幸罹难的肉排咽进肚子里去,连感觉它在自己的食道中滑动都令人不快。他清了清嗓,不算特别违心地说道:“至少口感还可以。”

  “嗯。嗯……嗯。”

  Gambit拿起了盛着这块煎牛眼肉的白瓷碟,深深地看了一眼,不到三秒又立即放回了原处。  

  “烤肉披萨?”

  “Oh, yes…Yes, please.”

 

评论(1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