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希望能写出虐到被人骂的东西。
我希望能再遇见你。

【楚留香手游】暗香云梦百合互攻脑洞

好的看标题也知道我消失的二十天是干嘛去了……
脑洞了两天,今天把这个东西脑完善,记录一下吧(但不会写,也不想给别人写hhhh)

暗香视角

开篇醒来是在云梦桃源津,暗香妹子锄强扶弱重伤被云梦救下,安置在自己休息的房间中。屋内弥漫着清浅的花香,她睁开眼睛,床边的纱帐被微风吹起,外面的一切都看不真切,只缝隙中能看清半块竹屏。竹屏恰有一处镂空云纹,屏外女子立在从屋外照进的明媚阳光中,似乎正同人商量煎药之事,雪白的下颌和桃红色的嘴唇被光线描摹得柔软又美好,在那一瞬间,似乎所有外物都变得朦朦胧胧。

暗香就这样卧在阴影处静默地看着,直到云梦交代完后绕过竹屏掀开纱幔,携一室阳光温温地笑了起来。

此后暗香就在云梦居处养伤。云梦不忌她是杀手,行事光明从不遮掩,安排她住在这里也是怕她同其余病人住在一起多有不便。一来二去互相吸引日久生情,暗香都觉得两人进展有些不可思议的快,暧昧期也不长,几乎是对诗赌书之间互通心意,下一刻便吻到了一处去。

那两瓣她遐想过的嘴唇,的确是又软又温。

也有一次她曾到翠微居去找云梦的。下午的日光白亮亮的,远处的水面也波光粼粼,将一切都映得发烫。暗香立在红漆柱的阴影中等云梦,少女本是坐在草席上同柳明妍和方殊胜辩经,见她来眼睛都亮了,提着门派校服雪白的裙子一路小跑来,带着暖烘烘的日光扑了她满怀。阳光抚在云梦的发上,背上,连裙角都白得发光。

她也不知怎的,就越住越长。云梦替她治伤之际,连带着把她几年做杀手的沉疴旧疾一并也调理了,用的方子也一时生猛一时温和,暗香有几日连床都起不来。
云梦:喏,这个吃了。
暗香接过大药丸:这是何物?
云梦一笑:结心丹。心头血一滴,辅以剧毒情花九瓣,温水冲服,教你和我永结同心。
她看对方笑得猫儿似的也忍不住跟着笑,仰头就把丸子吃了,咬开一股酸气差点让她红了眼眶。
暗香:这是结心丹?
云梦起身笑着给她冲蜜水:骗你的。我特制山楂丸子,专治食欲不振。
她口中发酸心中发热,接过蜜水放在一边,坐起身来将对方捞到床边抱了满怀,鼻子直往云梦衣领里面嗅。云梦身子骨都软透了,却还不忘叫她把蜜水喝了,眼角已是绯红一片。
暗香垂下眼眸,细细抚云梦的下唇边缘:不必。
然后便俯身吻了下去。

最后暗香多行不义以杀止杀被所谓的名门义士擒住了,要开天下会处决。她心中知道明面上是处决她,背地里还有些门派势力间的算盘,是要给师门杀鸡儆猴的。午时三刻天色阴沉如夜,瓢泼大雨浇了个透心凉。于千万人中,云梦翩然落直处刑广场中央,平素齐整洁白的衣物淋得透湿,发丝也黏在脸旁,只手中一盏蓝灯还幽幽地放着光芒。
云梦的温和而坚定的声音响彻刑场:我知她行事方法与诸位同道多有不同,但她是我的妻子,我亦是她的妻子。诸恶诸苦,我理应同她一起承担。
暗香被人按着,眼看着云梦用引梦术将上来挑战的群雄困在梦里,用针灸封人大穴,甚至用毒物暗器拼死取胜,连败数十人不曾后退一步。那一瞬间,她想到了自己入暗香时胸中的深仇大恨,想到了一路走来的荆棘泥淖,想到了云梦阳光下随风翻飞的雪白裙袂。

你们何必为难于她呢?

暗香朗声大笑,随即挣开钳制,从发间摸出了为了不累及师门早就准备好的匕首,直直送进心窝里去。

滚烫的心头血涌到指尖,同冰冷的雨水混在一起,她渐渐地不能再感受到什么了。

“结心丹。”
“心头血一滴,辅以剧毒情花九瓣,温水冲服——”
“——教你和我,永结同心。”


不太想混国产同人,就一个tag也不打了。
后排艾特我暗香小友 @言玥 感谢她陪我一边打游戏一边还把这狗屎脑洞给听完了hhhhhhhhh
(但实际上她大号是个华山我大号是个大师ummmmm……)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