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锅虎】他眼中的灯

LPL RNG队内职业选手同人,Alpha mlxg X Beta xiaohu,即将饿死的自割腿肉,慎入

预警:OOC,无女友,粗鄙之语,大量无意义对话,非典型性ABO

 

Summary:他时常觉得很多事情没什么好讲的。他只是去赢,然后就赢了。

 

0  

  “我觉得……”

  “你觉得几把,你觉得。”刘世宇双手交叉,捏着自己潮牌T恤的边缘,满脸写着不耐烦,“就一个字儿,做不做吧。”

   那不做也不能是一个字啊。

   他有点逃避现实似的,眯缝着眼睛,不太想看自己的队友兼同事是怎么脱个精光的——倒不是说他没有看过,之前他们一起去海边旅行来着,就他们两个。

   现在想想,居然也是有些年头的事情了。

   “李元浩,你要是怕了就直说。”精瘦的Alpha青年拉开浴室的门,径直向里走去,语气一如既往的暴躁,“没必要在这站着。我易感期不用人帮忙。”

   他花了一点时间去思考假如他走了会怎样。无非是再花点时间兜兜转转,然后再继续互相勾结,最后还是得面对他真的是个Beta的事实。何必呢,他觉得有点上愁,刘世宇又不是他妈的不知道他是个Beta。

   “你真不用帮忙啊?”

   “你还真想走啊?”

   ……来自莽夫之王的问候。

   “你不说话还好,我还能眼一闭,就过去了。”他心一横,扶着墙换上酒店拖鞋,不怎么怕死地玩笑道,“你一说话,我就他妈的想抓紧时间跑路了。”

   “操,谁跟你说的眼一闭就过去了?”

 

1  

   他其实只是有点不想走路了。

   也不想下海去游泳。夏天,又晒,人又多,水浅的地方就像下饺子。

   而刘世宇皱着眉头蹲在他脚前,仿佛他右脚底板的伤口里有自己的一生之敌一般,面目十分可憎,看得他一阵一阵心虚。

   “你去玩吧。”他用脚趾勾了勾刘世宇的脚背,“好不容易才有假放。”

   “那你怎么办?”

   “我在这坐会儿,挺好的。”

    “有毛病,这么晒,怎么坐啊。起来。”刘世宇站起来,背对着他又蹲了下去,“我背你回酒店,又不远。”

   “我靠,你能背我?”他真的惊了,“你他妈的仿佛在逗我。”

   “少他妈废话,上来。”

   瘦弱青年蹲得又高了些,两节颈骨在防晒服衣领下若隐若现,像什么怪兽的外骨骼。他也不知再用什么话来推脱,亦或许是有点恶搞的心思在里面,干脆就大大方方地俯身上去。出乎意料地,瘦得一把骨头的麻辣香锅选手,不怎么吃力地背起了他这块一百来斤的肉,向上托了托他的大腿就迈开了步伐。

   你Alpha永远是你Alpha,他脑海中莫名转出这句话来,一时语塞,心头却有点痒痒的。

   “别蹭我脖子。”刘世宇说道,气息有点喘,“易感期,很难受。”

   他满口答应着,却趁着人少瞅准机会在对方后颈上猛地啄了一口,随后便没心没肺地打趣起来,气得刘世宇肩膀都在抖。

   “你他妈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怎么,你还能吃了我啊?”

   直到刘世宇把他一把摔进海滨酒店柔软的床垫里时,他还在悍不畏死地笑个不停,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危险。很快欺身上来的青年就恶狠狠地封住了他的嘴巴,亲得他晕头转向,险些撩起什么反应来。

   “我操,你们Alpha疯起来自己人都不放过的?”

   “谁跟你是自己人?”

   刘世宇坐在他身上,瞬间脱下防晒衫掼在一旁,背靠着落地台灯的暖黄色灯光,眼神都带着点不清不楚的暧昧。他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又被对方霸道地欺进口中,连舌头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2  

   “受不了,嗓子真受不了。”

   “受不了你还说。”

   打完比赛吃变态辣的火锅,吃完之后又去唱歌,唱着唱着歌还能跟刘世宇个逼暴吵一架,他都觉得自己可能明天就要送医。

   其实他知道最近刘世宇在憋着什么劲,可是他不想提。反正那次在海边,又没真研究他的菊花,横竖不过算互相帮助,等对方自己把自己那股Alpha日天日地的本能怼下去,就也清醒了。

   深秋凌晨的路灯下,他和刘世宇细长的影子叠在一起,随着步伐分分合合,看着竟然有点萧索。

   “你说你,怎么最近这么暴躁呢你。”他回头瞄了青年一眼,刘世宇半张脸都埋在衣领里,带着潮牌棒球帽,不大能看出表情,“就莫名其妙的。”

   “我易感期不行啊?”

   “你这个月都来三回了,有完没完啊?”他没忍住,笑出个气声,“你这么牛逼,怎么没到医院去给人家研究研究?”

   “这回是真的。”

   “你承认你之前都是撒谎了啊?”

   “操,懒得跟你说。”刘世宇重重地吐了口气,突然抬手扣住他的肩膀,“站住别动。”

   他刚要抬杠,就被拉了一把按在墙边。青年单手摘下帽子,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他的嘴唇,那若有若无的触感恼人至极,像是又在他痒痒肉上轻轻搔了一道似的,一下子整颗心都活泛了,在胸腔里面擂鼓。

   “走了。”刘世宇没什么表情,扒拉了两下自己日渐稀疏的头发,又带上了帽子,“我今天回自己家。”

   “哦。”他摸了摸后脑勺,“再见。”

   话音刚落,他自己都有点受不了这个破坏气氛的对话,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那要不还是晚安吧。”

   “操。”刘世宇抬头瞄了他一眼,眼镜片儿上映着一双小小的他,“懒得跟你说。走了。”

 

3  

   “你每次约我出来都是易感期,我很虚的好吗?”

   “你又知道了?”

   刘世宇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比较平淡,也没有回头看他。身材瘦削的青年淹没在自己巨大的潮牌棉服里,时不时地抬手挠挠后颈,看着有种纸老虎般的威风。他就也兴致缺缺,不大说话,不怎么凑上去,只是按自己的步调跟在后面。

   他总不能说,自己桌面上有个用来记录锅老师易感期的excel吧?

   “好像没什么事干啊。”他盯着刘世宇纤细的脖颈,腺体真的有点肿起来了,被抓得通红,“你不是说陪你去买东西吗?前面就有超市。”

   “不想买了。”对方停顿了一下,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道,“要不去我家看电影吧。”

   他沉默片刻,说那就去吧,但其实他不太想去,可是也不太想在外面冻着。

   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个笨拙撩汉的普通人罢了。

   结果刚一进门就被按住啃来啃去的,他着实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甚至隐隐觉得这次可能要上本垒。刘世宇神他妈的有劲,按得他粘在门上动弹不得,几轮下去,腿都软得不听使唤。

   “你妈的,你不是要看电影吗?”

   “看个几把。”

   说完,刘世宇又开始舔他的嘴唇,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手搭在对方肩颈处的。这一血要送不送的,他自己都觉得没劲,可又实在是不想就这么给送了。

   “我靠,你手怎么这么凉啊?”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使出了洪荒之力才把刘世宇推开,“能不能等会儿再搞?”

   “操,你有毛病啊。”刘世宇瞪着眼睛,仿佛他是什么传说级弱智,“不能。”

   后来他们还是看了电影,用投影仪看的蚁人,实在是很酷炫。他把手搭在刘世宇后颈上,摩挲着那些他肖想了很久的,硌手的颈骨,竟然也奇迹般的起到了点安抚的作用。

   刘世宇可能是真的对他有意思吧,他臭不要脸地想着,毕竟哥这么帅。

 

4  

   “你以前易感期都怎么过的啊?”

   “就打打游戏。打游戏就不难受了。”

   “哎,怎么听着这么可怜啊你?”

   “那怎么,你还想来帮我?”

   听这话的时候,他虎大将军正在自己厨房的水池前刷锅洗碗,耳机连着手机,手机插在兜里。电话那头有种病恹恹的烦躁感,顺着网线爬过来挠他心口,让他也觉着烦。

   他突然就有种特别矫情的想法——网上那么多人骂他,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刘世宇说一句,他就开始着急上火了。他自己也觉着想这个太矫情,可是就有些念头是很魔性的,脑子里想一遍,就抑制不住地老要去想它。就像那天在沙滩,刘世宇说了让他别蹭脖子,他偏要去蹭一样,魔怔,刘世宇就是他的魔怔。

   “帮就帮呗。”他甩掉手上大半的水珠,随手在墙上挂的毛巾上蹭了蹭,“我帮你打120。”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3D环绕立体声的呼吸喷得他直发毛。

   “李元浩,我感觉你这人就是有毛病。老子明示也不行,暗示也不行,实际操作也不行;凑近了你要跑,离远了你又来撩,你有完没完啊?”

   “噢。”他听着觉得不太对劲,反问道,“那合着你就是想干我呗?”

   “不然呢?”刘世宇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那我也不想干别人啊。”

   闻言他懵了几秒,突然抬手狠狠盖住了脸,冰凉的手掌还残留着生姜洗洁精的刺鼻气味,扎得他眼睛发烫。

   ——刘世宇就是他的魔怔。

 

5.  

   “你能不能把手放下去。”宇宙第一莽的刘世宇一本正经地停了下来,“你老捂着脸,我有负罪感。”

   “你有个屁的负罪感。”他被那根比印象中还要大的东西捅得快要当场去世,挪开手时眉头紧锁,眼角都揉红了一片,“他妈的刘世宇,你要杀要剐,能不能给个痛快了?”

   “那你不舒服,我肯定不能接着搞啊。”青年慢条斯理地偏过头去吻他的小腿内侧,眼底盛着房顶吊灯的潋滟灯光,全是攻击性的神采,“我总得让你先适应一下吧。”

   “操,你他妈的……”

   他想了半天,不知道骂什么,干脆就闭嘴。人生中头一次尝个全套的,他整个人又疼又爽,脑子也跟着不够数,只觉得自己被那双眼睛盯上了,锁死了,休戚与共,形影不离。

   妈的,怎么就这么矫情。

   后来他们躺在床上喘气,中间隔着快两个人远。他扭头去看刘世宇,对方整个头都淹没在枕头里,只有那个傲视群雄的鼻子冒了个尖儿,大概是几番鏖战下来,真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吧。

   那他去就山,也是一样的嘛。

   他一骨碌爬起身,支着脑袋去勾对方的脚背,“刘世宇,你好像不是易感期嘛。”

   瘦削青年哼了一声,“你又知道了?”

   “就没有我不知道的时候。”他蹬着刘世宇的脚蹭来蹭去,面有得色,“噫,你好变态啊刘世宇,不是易感期,也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操,懒得跟你说。”

   暴躁青年翻了个身,手搭在他略肉感的腰上。

   “睡觉。”

   “睡觉就睡觉。”

 

 

 

——END——





不看也罢的Notes

1.到底为什么我每天都能掉进冷cp的新坑啊……

2.我流狗血ooc,满足个人爱好的产物,也希望大家吃得快乐啦hhhh


评论(1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