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gamquick】Remy LeBeau's Guide 情人节篇·上

大家好

夔冥太太的情人节联文前篇,全文名称Remy LeBeau’s Guide: How to Walk the Dog

ANXF向,非典型倒追,甜文喜剧HE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P.S.没对象的想开点,和谁过不是过呢,过年了吃点好的也就忘了对象了hhhhhh

以下正文

 

 

How to Walk the Dog on the Road

 

 

混沌邪恶瞎眼镜

 

 

  人的一生中总有些时刻是需要和别人坦诚相见的,Remy深信这一点。信不信由你,他是可个老派的浪子,一直在等什么人把自己心偷走(或者反过来也一样,他相当精于此道,如果不是偷心的话就更擅长了)。可当与他坦诚相见的对象是Quicksilver时,这一切就都变了味道。

  更不要说,比起“坦诚相见”,他更愿意称眼下这种状况为——“赤裸相对”。

  好吧,朋友们,也许Remy真的需要倒带了。请允许他把时间带回到这一天——圣瓦伦丁节——的早晨,Polaris准备得刚刚好的单面煎蛋滑进他盘子里的那一刻,A.K.A.噩梦的开端。

  “不,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哦,猜猜看,早起的他发现了什么?一个盛气凌人的同事正卷着报纸向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抗议?这是什么节奏?天上下红雨了吗?

Remy提了提自己中式丝绸浴袍的腰带,带着相当明显的笑意拉开了自己的椅子。“早上好,Polaris——还有Quicksilver。”

  “早上好,Remy。”

  前者给了他个一如既往自信的微笑,而后者给了他个一如既往自信的冷哼。他也毫不在意,摊摊手就拉开凳子大大咧咧地坐下,手臂支在椅背上道:“给我个惊喜,Speedy,怎么了?”

  “关你——”

  “哦,Remy,你来得正好。”Polaris微微抬手,“咣”地拉开了Quicksilver旁边的两张椅子,十分慈祥地摸着自己哥哥的后颈坐了下来,“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来者不善!

Remy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跳,本能性地拿起盘边的杯垫夹在指尖把玩,随时准备应付暴力场合。“我可不介意为女士排忧解难,Polaris,可是你要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我总是有事情做的。”

  “这么说你今天有约?”

Remy能发誓,他看到Polaris的浅绿色的眼珠子瞬间点亮了,幽幽地往外放光。女人眯起狭长的双眼,威胁性质地笑道:“告诉我,Remy,你今天是不是要去约会?”

  “That’sridiculous!! ”Quicksilver突然大叫一声,难以置信地用报纸指着Remy的脸,瞪大眼睛道,“Lorna,你不能……”

  在Remy完全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Polaris捏在银发青年后颈的纤长手指骤然收紧了,打断了她这位便宜兄弟的叫嚷。女人侵略性地冲他挑了挑眉毛,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吟诵一般踩着节奏说道:“现在,告诉我,你去哪约会?”

  “呃……”Remy挠了挠自己发凉的脖子,偏过头去看了眼智能冰箱上的时间,“十……十一点,在……呃,玛丽皇后,一个bar。”

  “Good. ”Polaris满意地在自己兄长的脖颈上温和地抚摸了两下,又拍了一巴掌才站起身走回开放式厨房流理台的后面,“我宣布,你今天的任务是负责盯着Pietro进行一个正常的约会。”

  “抱,抱歉,我什么?”他一脸茫然地看了眼Quicksilver,招来了对方相当愤怒的一记瞪视和一个结结实实的报纸卷。他接下报纸展开扔在一边,有些闭不上嘴地又看着Polaris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你,盯着我亲爱的兄弟,约会。我够清楚吗?”Polaris抱起胳膊冲他相当危险地笑了笑,“我需要保证我的平民朋友度过一个美好的情人节,而如果——”她伸出一根指头对着Quicksilver那可笑的脑袋,“——他,搞砸了,那么……你们两个,boom。懂了吗,Remy?”

  男人一脸无语地同他对视一眼,而后翻个白眼站起身,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Polaris的身边。“听着,Lorna,我绝对不可能……”在后者无情的瞪视中,Quicksilver不得不改口,“不能替你去见你的网友,好吗?如果你在个人信息上对她有所隐瞒,那你就应该向她道歉。”

  “啊,兄长,让我想想——绝不。”Polaris挥挥手招来了自己的手机,确保男人看见自己已经发出了具体约会邀请,“你必须去,并且告诉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你就是Polar。”

Remy听见这个的时候实在没忍住,噗地笑出声来,并眼疾手快地双手合住了向自己飞来的主厨刀。“别这么情绪化,POLAR,你还需要我去监督你的兄弟呢。”

  “这里没人想听你的意见,Gambit!”Quicksilver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神色凶恶得像是要把他吃进肚子里,可转脸面对Polaris时又像是只hush puppy,无可奈何地比划道,“Lorna,我觉得这对你的友谊……”

  “少来这套,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Polaris伸出根指头猛戳男人挺翘的鼻尖,低声威胁道,“别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一笔‘监视’的帐要算呢,BROTHER。”

 

  以及这就是为什么在当天上午十一点整,Remy坐在玛丽皇后的吧台边上,要喝不喝地举着一杯威士忌,斜眼偷看(或者说光明正大地看)那个被迫换上了他的衬衫和风衣的暴躁男人的原因了。只有天知道他根本没有任何约会,没有哪个随便的人会想在大中午找乐子,(哦,老乐子除外,但他这人不爱找老乐子,便也不做这种假设了。)Remy掸了掸衣领,尽量把注意力从不远处的红衣女人身上挪回自己这个不怎么对付的同事身上,在后者愤怒的目光中愉悦地举了举杯。

  出乎意料的是,Quicksilver一推桌子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他身前,愤怒地低吼道:“你他妈的给我穿的什么?”

  他有点不明就里,下意识打量了青年穿在身上的衣服:自己买回来没穿过两次的深紫色衬衫服服帖帖地包裹着速跑者紧实匀称的身躯;也许这件棕色真皮风衣有点大,但他能保证穿在对方身上并没有什么突兀的地方;那条他从对方的衣柜里跳出来的黑灰色休闲裤也没有任何问题。事实上他必须得承认男人体态纤长,不穿那些可笑的薮猫工业运动衫时显得相当好看。

  “别这样看我!”

  恼羞成怒的Quicksilver抱起胳膊,于是他的目光又毫不客气地在男人不盈一握的劲瘦腰肢上逡巡了两圈,这才抬起头来给到青年愤怒的脸上。Remy放下酒杯,问道:“它们怎么了?”

  “痒!非常痒!令人崩溃的痒!”Quicksilver看起来真的要崩溃了,连白眼都快翻出残影来,“在哪个宇宙的衬衫会他妈的在腰侧有商标?”

  “我百分之百确定每一个宇宙的衬衫都长这样。等等,你这辈子没穿过衬衫吗?你至少也作为主角参加过婚礼吧?”Remy简直要被对方的无理取闹方式震惊了,“你在——你在紧张吗?Qu——Pietro?”

  “我不紧张!”Quicksilver紧张地低吼出声,在调酒师的诧异的目光中又翻了个白眼,尽量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上说道,“我不能这样见Lorna的朋友,反正你得想办法给我解决,不然咱俩就一块完蛋!”

  “Fu——Fine. ”他叹口气站起身来,扑了扑身上的夹克,按着男人的肩膀把Quicksilver翻了个面,“我帮你去掉它,总行了吧?”

  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推向角落里一个普遍认知比较尴尬的地方时,Quicksilver突然挣扎起来,惊惶叫道:“等一下,你想怎么——”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法?”他从后面一脚踹开男士洗手间的木门,就近把对方塞进一个隔间里,紧接着他自己也跟了进去,单手把门上锁,“老天,真挤,你就不能坐在马桶盖上吗?我还以为我二十五岁以后就不用再有这种体验了……你为什么站得像个智障?脱衣服,懂吗?快点,Speedy,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

  见对方一脸惊恐毫无反应,Remy无奈地望了眼天花板,干脆自己坐在马桶盖上节约空间,并从兜里摸出老旧的瑞士军刀钥匙扣使劲掰出剪刀来。他有些幸灾乐祸地把胳膊支在远离对方的那条腿上,托着下巴仰视男人精彩的神情,坏笑道:“哦,第一次?你叫什么名字?经常来这玩吗?高中毕业了吗?”

  男人的脸迅速涨成了猪肝色,眼睛里刷刷往外射刀子,咬着嘴唇憋了半晌也没吐出半个字来。他玩心大起,(实话实说这可真是有趣极了,毕竟在薮猫工业里大部分时候都是Quicksilver噎得他说不出话来,)抬手点了点男人规规矩矩系到正数第二颗的纽扣,顺带偏头躲过对方相当没有战意的一记老拳。“需要帮忙吗?Pietro?我以为你已经长大了,不需要Daddy帮你解扣子了,亲爱的。”

  “闭嘴!”Quicksilver气到手抖,一面飞快地解开衬衫扣子一面试图用眼神杀死他,(他相信对方短时间内并不会变成Scott,所以他给了对方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并成功收获了对方更加愤怒的凝视。)男人抽着气撩开左边衣摆,露出自己精壮的腰侧和那个简直大到夸张的化纤商标(他突然想起为什么自己只穿了它两次了),咬牙切齿道:“如果你接下来再说一句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好像谁愿意在这待着似的。

Remy在嘴唇前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无声微笑着将对方扯进自己双腿之间,慢条斯理地用一只手贴着对方的腰肢捏住商标,另一只手操作剪刀,并对男人的抗议声充耳不闻。说真的,他没必要同对方贴的这么近,他也确信对方知道这一点——可是谁让剪刀在他手上呢?他乐意,谁都管不着,就这么潇洒,就这么刺激。

  当他把商标丢进垃圾桶里的时候Quicksilver简直是风一样地冲了出去,等他回过神来眼前就只剩下一扇摇曳的门。Remy舔舔嘴唇,慢悠悠地把钥匙扣收好揣进夹克兜里,又站起身把马桶盖和马桶圈掀开,最后扑了扑夹克走出隔间,还倚在洗手台边回了Polaris个一切都好的短信。

  愉悦,真愉悦,Remy现在开始觉得这是他人生中度过的最有趣的一个情人节了。他脸上挂着微笑走回自己的座位,连红衣女人投来的看gay的目光都没有在意。老天呐现在还管什么女人——Quicksilver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都快红成女人的衣服色了好吗?确保男人正在看着自己,Remy再次举杯示意,非常满意地看到对方脸色又精彩了几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Quicksilver的紧张也跟着不停发酵,眉心几道川字纹看得Remy都替对方发愁。在十一点过五分的时候他终于看到男人再次站起身,脸色阴沉得像能滴出水来。

  “这太奇怪了,我做不来。”Quicksilver在他旁边坐下,又向调酒师说道,“马丁尼,谢谢。”

  “我可一点也不感到惊讶。”Remy耸了耸肩,“说实话,你要是真说你就是Polar的话我可能会请你吃红桃A。”

  男人沉默片刻,随即扭过头来,冲他挑起半边眉毛道:“那你可以感谢我为你省下了一张扑克。”

  “是啊,感谢你至少还没那么糟糕。”Remy低低地笑了起来,托了托茶色墨镜道,“现在打算怎么办,我诚实的朋友?”

  男人盯着他的眼镜看了几息,抿抿嘴唇叹了口气,说道:“等吧。”

  

  后来他们两个从玛丽皇后里出来,找地方吃午饭的时候,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这件事。Polaris打来的电话从Quicksilver的衣兜响到他的口袋,又从他这里响回对方身上去。他同男人的墨镜对视了一瞬,然后互相从对方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一个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另一个扔进了街角的垃圾桶。

  说实话,Remy看到那个靠窗位置上微胖的白人小姑娘起身离开,心里有种强烈的如释重负的感觉。他能理解Polaris隐瞒身份同陌生人交友的行为,也能理解对方想见又最终不见的选择。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他不甚认同这句话,不过他理解这种想法。很多事情是没有对错的,有些东西也没必要太认真。

  “吃汉堡吧。”

   Remy停下脚步,指了指旁边的家庭厨房。Quicksilver只看了一眼外面的情人节装饰物就皱起了眉头,挑眉看向他道:“你想让这看起来像是约会吗?”

  他心说对方穿着自己的衣服已经很像某种奇怪的约会了,摊摊手推开店门,敷衍道:“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不管你饿不饿,反正我是饿了,我要吃午饭。”

  ……然后他脚都没迈进饭馆里,就忍不住觉得尴尬起来。

Remy觉得自己可能今天有点倒霉。不然为什么他早餐吃得危机四伏,酒喝得提心吊胆,连吃个午餐都能多出一堆幺蛾子来?

  他思索片刻,僵硬地保持着背对Quicksilver的姿势把手收了回来,舔舔嘴唇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不是,你——你什么?”

  “I like you. ”Quicksilver以一种常人做不到的语速极快地说道,“I’m fond of you. I’m into you. I have a crush on you. I aminfatuated with you. I lo——”

  “停下,我求求你了,停下。”Remy转过脸来,他能发誓,对方的表情比起告白更像是在告解。他有点不确定这是不是个关于节日的笑话,事实上这些话从Quicksilver嘴里说出来就让他觉得像是个笑话。(认真的?Pietro Maximoff,喜欢他?谁会觉得刚才还要给自己一拳的男人是对自己有意思?真当他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他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尴尬得语无伦次道:“呃……你是gay吗?哦别在意……呃,你,呃……真的吗?”

  “假的。”

  银发男人低头托了托茶色墨镜,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去,语调依旧毫无起伏。“我向你撒谎了。”

  Remy挠了挠头,不紧不慢地跟在Quicksilver后面,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再说点什么。他思前想后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妥,干脆就当什么都没听见,他俩之间没这一出,今天他也没说那些像初中生一样的蠢话。

  想到这里Remy清了清嗓,相当郑重地说道:“我快饿死了。”

  ——甭管合适不合适,至少他这可是句真话。

  走在前面的银发男人停了一步,头也不回地冷冷说道:“吃汉堡吧。”

  “喔哦,好的,好的。”他走快两步再次同对方并排,刻意贴住了男人的肩膀凑近道,“顺便一提,真的吗?”

Quicksilver被噎得沉默了好一会儿,但并没有拉开距离。“假的。”

  他歪过头去,使劲抿了抿嘴才把笑意压住。

  “真的是假的?”

  “你够了没?”男人挑眉偏过头来直视着他,墨镜上边缘泛起一层魔幻的亮光,“真的。”

  “哦,哦……哦。”Remy点点头,使劲攥着拳头防止自己真的笑出声来,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可能快兜不住了,(他真的尽力了,作为一个赌徒,他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表情,可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很难,非常难,)“呃,最后一个问题:你刚才说的‘真的’是指——”

  “——真的是假的。”

Quicksilver又转过头去直视前方,对他的蠢问题罕见地保持着耐心,就像多说几遍他就真信了似的。

  哦,Jesus……JesusFUCKING Christ, Quicksilver真的喜欢他。

Remy放慢脚步,再次拉开距离跟在男人右后方。太刺激了,真的,这太刺激了,他年纪大了,很多年没听到过这种意义上劲爆的消息了,他觉得自己得消化一会儿。

  而他当时完全想不到,自己这一天还能再过得更刺激点。

 

 

——TBC——

 

 

后文指路:How to Walk the Dog in the Room  by夔冥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