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赵四

我还爱你。

【锤星】在那之后

看完灭霸一复联三之后的鸡血产物

不讲道理且有种奇特画面感的小短文

为北极cp添砖添瓦!!


在那之后

 

 

百里赵四

 

 

  “好的,我是一个成年男人了,我经历过太多了,我可以搞定这个,我绝对不会崩溃的,绝不——哦老天爷,为什么?!”
  “什么?”
  “什么什么?”
  “什么为什么?”
  “哦,我们默认现在应该一起装傻是吗?”
  彼得痛苦地用多毛且光裸的手臂盖住了自己的脸,继续大叫道:“为什么坏事总发生在我身上呢?”
  “所以我是坏事?”
  “不然呢?难道你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嘿,可不是我引诱的你。”
  “那是谁把我按在床上的?!”
  “有人在你面前越跳舞衣服越少,你会怎么想?”
  “我只是脱掉了夹克!你,你根本就……算了,我就是那个意思,他妈的,我当时在想什么啊……”
  这使躺在他身边的传说中的北欧神明隆隆地笑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你想什么?”
  彼得慢慢放下了手臂,目光呆滞地盯着金属机舱顶,一些管线狰狞地布满了它们,像肿瘤外面的血管——以及他现在脑子里根本想不出什么好事儿来。他毛茸茸的胳膊和天神那涂了油一般的、热的发烫的、“男人的臂膀”贴在一起,一切都让他想起昨晚发生在这张破床上的破事,近乎百分之百的愚蠢和狂野。
  也可能还有百分之一的,别的什么东西掺在里面,仅仅百分之一。
  几个深呼吸之后,彼得有些犹豫地开口询问。
  “所以……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个错误,是吗?”
  “我可没这么说。”
  他忍不住拔高声调反问道:“所以你觉得这不是个错误?”
  “我也没这么说。”
  “拜托,”他瞪着眼睛扭过头来,看着索尔那令人恼怒的带着愉悦的侧脸,“那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
  索尔挂着大大的笑容,转过头来同他对视,同时把左手枕在脑袋下面。薄薄的被单随着对方的动作滑落了一些,男人的肌肉交错起伏,像火车外的山峦。
  这时彼得惊觉到,他坐火车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有些恨索尔那双湛蓝的眼睛。它们像地球上的海洋,或是天空,或是勇度。假眼球的质量可能过于好了,他分不清哪只才是真的,这也让眼前这个男人令人生气地英俊。
  “为什么我非得说点什么?我应该评论吗?”索尔继续说道,“说真的,小兔子说得对,你离胖就差一碗饭了。”
  “操你的,大个子!”彼得怒气冲冲地按着男人的下巴向外推,瞪着眼睛叫道,“滚下床去!滚出我的房间!结束了!”
  “哦,我真喜欢你,‘老兄’。”索尔隆隆地笑着,一把攥住他的手,亲吻着他被胡子扎得通红的手心,“别推我。”
  “那你也别挤我。”
  彼得不自在地抽回手,继续躺平望着逼仄狭小的舱室里那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屋顶。他的床对两个大块头来说太小了,无论如何那条臂膀都会和他挤在一起的。
  “你不像你。”彼得没头没脑地说道,“我认识你三个月了,你从来不笑。”
  “这才是我。”
  “哦,是啊,‘这才是我’。”他故意压低声音,“这才是我,这不是我,很酷,是吗?”
  “不。还有别再学我了,很烦人。”
  “‘很烦人’。让我们看看这是哪个不烦人的家伙说出来的?是你吗,‘雷电之主’?”
  他听见索尔无奈地抽了口气。
  “你真像个孩子。”
  “而你把这个孩子拐上了床。”他不甘示弱地回敬道,“简直错得离谱,神。”
  “我们能停下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说真的如果你昨天晚上也能这么说那可真是帮大忙了。”彼得怨念地盯着通风管,忍不住继续学道,“‘我们能停下吗’?当然可以,他妈的。”
  “也许我该走了。”
  男人坐起身,那紧实臂膀的一角落入了他的视野里。恒温器里呼呼吹送的冷风喷进被单,彼得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要知道在这之前他可从来不觉得自己屋的空调有点冷。
  但现在他这么觉得了。
  “嘿,只是让你知道,我觉得昨天……还不错。”男神有些吞吞吐吐地,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事情已经过了三个月了,我第一次感到那些阿斯加德的亡魂不再萦绕着我。我可以呼吸,可以放松,可以大笑,可以在晚上闭着眼睛睡去……因为你。也许我应该说谢谢你,但那听起来太奇怪了……”
  索尔还在絮絮地说着什么,彼得却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三个月了,他第一次有那么个晚上完全没想起卡魔拉。
  也许他真的能挺过这个。
  也许……就是现在。

——END——

 


评论(14)

热度(201)